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汽車資訊 >

 第十三章 上古戰偶

發布時間: 2014-10-29 17:16


那只蝙蝠大魔的腳步剛邁入廣場,廣場地面上就出現一道道莫名的紋路。紋路中靈力流轉,匯集在一起,在整個廣場外圍形成一層光幕。

  廣場兩邊那十八座雕像,大小各異。大的能有三丈之高,而小的只有尋常野獸般大小。這些雕像全部由漆黑的金屬打造而成,表面閃出黝黑的光澤。在廣場外圍那層光幕形成的那一刻,這十八座雕像的胸口同時開始發光。而一道道紋路從這些雕像腳下閃現,靈力穿過身體流入雕像胸中,這些雕像開始緩緩移動。它們的身子過于沉重,與地面接觸,發出轟轟聲響。

  這些雕像身體中還有黑氣在不斷涌出,一股煞氣沖天而起。它們仿佛活過來一般,嘴中發出陣陣嘶吼之聲。

  那只蝙蝠大魔的身子停頓下來,不知所措的看著這一幕。他以為這些雕像只是擺設,一個個栩栩如生。而現在,這些雕像竟然開始移動,且釋放出恐怖如斯的氣息,壓抑的他無法移動腳步。剛才陰無法出聲提醒他時,他還心中冷笑,認為陰無法怕自己搶奪先機。現在,再想退回去,已為時已晚。

  這十八座雕像中,有身形怪異的大魔頭,也有上古兇獸。它們一個個外觀魁梧龐大,面部兇神惡煞。

  一個能有三丈高的大魔雕像,獠牙暴露,背生四翼。它緩緩舉起手中碩大的鐵錘,率先發動攻擊。數位成年人才能合抱住的大腿一提,大地震顫。隨后四翼齊動,一陣大風倏爾刮起,他龐大的身體已出現在蝙蝠大魔的身邊。

  它的靈敏度與龐大的身體完全不成正比。臉孔猙獰的望著蝙蝠大魔,好像蝙蝠大魔觸及了他的威嚴一般,手中的鐵錘已對著蝙蝠大魔砸下去。

  剩下的雕像也已展開動作,向著陰無法、蝙蝠王四個大魔頭撲來。

  “這些雕像是什么怪物?怎么還會發出攻擊?”蝙蝠王望著這些動作的雕像,失聲叫道。殊不知,這幾日在殺戮之原的經歷,已讓他幾近奔潰。麾下的魔頭損失慘重,自己也身受重傷。要不然,他也不會說出怪物二字。因為他本身就是一只蝙蝠修煉成的怪物,而且是世人眼中的大魔頭!

  陰無法將手中的塵凡給放到廣場邊緣,轉而一臉凝重地望著這些雕像。剛才升起的光幕將他們也籠罩在內,現在也無法全身而退,這些雕像已向他們四個大魔撲來。

  他沉重的說道:“這些雕像可不是什么怪物,而是上古戰偶!沒想到,亂古大帝還能造出這等東西!這些上古戰偶可都是殺戮機器,不容易對付。況且,這些還不是初等戰偶。看它們所散發出的氣息,每一個都不弱于我等!諸位同道,可不要大意啊!”

  陰無法說完,心情已不再平靜。這幾日在殺戮之原遭遇無數磨難,他都平靜應對。但是現在,他感覺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危險。他深知這些戰偶的厲害,從龐大的黑袍下拿出一把三尖兩刃刀,向著最近的一尊大象戰偶沖去。

  “哐哐哐”

  陰無法瞬間便發出十幾道攻擊,三尖兩刃刀上激發出數十道光芒,打向那尊戰偶。那尊大象戰偶長鼻一甩,擋住攻擊,卻是毫發無損。它四肢一震,鼻子向著陰無法甩去,同時,鼻孔中兩道氣流沖向陰無法。陰無法不敢硬接,提刀對抗。

  蝙蝠王看著已經發動攻擊的陰無法,也不說話了。他恢復成本體形狀,為一只三丈高的大蝙蝠,也向著一尊戰偶沖去。蝙蝠王麾下的另一只大魔,也恢復本體形狀,嚴陣以待。而陰無天單手拿著方天畫戟,擺出氣吞山河的架勢,仿佛一尊大魔神,一戟刺向一尊黑熊戰偶。

  那個身在廣場中央的大魔也回過神來,望著近在咫尺的鐵錘,連忙取出一把銀槍。他不敢有絲毫停頓,一槍刺向大鐵錘。

  “砰”

  一聲巨響傳來,槍頭與大鐵錘接觸,迸發出激烈的火花。那大魔口中吐著鮮血,身體倒飛出去,顯然不敵這尊戰偶。

  另一尊戰偶,大小如牛、外形像虎、披有刺猬的毛皮、長有翅膀,發出一聲聲如狗吠的叫聲。這尊戰偶正是上古兇獸窮奇,它撲動翅膀,從背后殺向這尊大魔。

  這尊大魔察覺到危險,穩住倒飛的身體,轉身向窮奇戰偶殺去。一道道攻擊打在地上,只見地面上出現幽深的溝壑。但那莫名的紋路流淌而過,地面又快速恢復成原來的樣子。

  那尊背生四翼的戰偶,見一擊之下沒有斬殺對手,發出一聲憤怒的吼叫,繼續揮動手中的大鐵錘。又有幾尊戰偶撲向這尊大魔,大魔腹背受敵,險象環生。

  蝙蝠王與陰無法等魔頭此刻也被幾尊戰偶纏住,各自為戰。但是他們的攻擊打在這些戰偶的身上,如石沉大海,絲毫不起作用。

  蝙蝠王振動翅膀,卻始終無法越過光幕。他大翅一展,全身無數羽毛飛出去。每一根羽毛都閃現光澤,如一支支利箭,打在這些戰偶身上。將這些戰偶打的“叮叮”作響,卻無法突破厚重的鐵甲,對那些戰偶造成實質傷害。

  “攻擊戰偶的胸口!胸口是他們的樞紐,將胸口的那塊靈石打碎,這些戰偶不攻自破。”陰無法邊打邊嘶吼,他承受著莫大的壓力。

  而最先闖入廣場的那個大魔,承受不住幾大戰偶的攻擊。不到片刻,被窮奇戰偶給活活撕裂。他肉身碎成無數塊,混雜著鮮血飄灑在空中。

  “吼吼”蝙蝠王陷入了瘋狂。都到了傳承之地,自己竟然又損失了一員大將。他本來也注意到那邊的狀況,奈何自己被三尊戰偶纏身,無法趕去營救。

  “速速靠攏在一起,不然咱們都將葬身于此!”陰無法三尖兩刃刀一挑,將圍攻他的幾尊戰偶逼開,向陰無天沖去。

  陰無天此時身體血流不止。本來,他的實力與這些戰偶不相上下。這要是在往日,就算不敵也不至于如此狼狽。但是,前幾日他受了傷,且丟失一只胳膊。現在,他完全是憑著不要命的打法,才在這幾尊戰偶的攻擊之下撐過來。

  陰無法沖過來之后,兄弟二人合力,展現出莫大的威能。陰無天搖身一變,變成一個三丈高的巨人。他單手揮動方天畫戟,所向披靡。而陰無法更是厲害,一刀斬下去,竟然將那尊大象戰偶的長鼻給斬落一半。

  蝙蝠王與他麾下的大魔,也向著陰無法陰無天二兄弟靠攏。四尊大魔聚在一起,短時間之內,這些戰偶也無法奈何。此時,十八尊戰偶也不再亂戰,而是步伐詭異,結成陣法,聯袂向著四尊大魔攻去。

  一道黑色狂風從十八尊戰偶的手下發出,席卷向陰無法等四尊魔頭。四大魔頭使出渾身力氣,各自發出最強大的一擊,堪堪阻擋。

  陰無法不復往日的從容淡定,他說道:“咱們不要死戰,試著沖出廣場。沖出廣場,也許這些戰偶就會停止攻擊。”

  “好。”蝙蝠早已無大魔頭風范,身上破破爛爛,羽毛也被打飛不少。

  但是這十八尊戰偶哪有那么好對付,四尊魔頭使出渾身解數,才堪堪抵擋他們的攻擊。四尊魔頭被逼的寸步難移,但他們求生的欲望,讓他們拼死抵抗。

  正在這時,一尊戰偶發現了光幕腳下的塵凡。它脫離戰圈,向塵凡走去。

  到了近前,這尊戰偶探出一只巨大的手掌,將塵凡拖起。它舉起另一只長滿鱗甲的手,準備捏死塵凡。

  這時,怪異發生了。塵凡腰間那個包裹著斧頭的布條,發出一道紅光。這尊戰偶停頓下來,疑惑的盯著那布條。過了一會,他將塵凡緩緩放下,轉身離去,不再理會。

  “那小子身上有古怪,竟然沒有被戰偶絞殺。”蝙蝠王一直注意著身邊的事情。當他發現一尊戰偶擒住塵凡,卻并沒有滅殺時,轉頭對著陰無法說道。

  陰無法也注意到那邊的情況,他心中疑惑。雖然塵凡體內流淌著帝血,但也不至于讓這些沒有靈智的戰偶,不攻擊他吧?這其中肯定有古怪!也許這小子便是亂古大帝的后人,他身上有這些戰偶所熟悉的氣息,才放過他。陰無法有些后悔,剛才沒有將塵凡擒住手中。要不然,現在自己就不會在這些戰偶的攻擊之下,如此狼狽。

  塵凡被身邊的打斗聲驚醒,他望著戰圈,大吃一驚。先前自己見過的那些大魔頭,已經只剩下四尊,陷入苦戰。而十八座巨型雕像,在毫不停歇的攻擊著那四尊魔頭。而自己躺著一個巨大的廣場之中,廣場上還撒著一些血絲,還有蝙蝠的羽毛。

  塵凡心中暗自慶幸,還好大戰在廣場中央。要不然,哪怕只是一絲余波,自己也難以承受。

  突然,塵凡感覺到自己的血液流淌加快,心中莫名的激動。而腰間的斧頭也在顫抖,竟然將包裹著它的布條震得粉碎,露出本來面目。塵凡不受控制的向廣場后面的宮殿看去,感覺那里有什么東西在召喚著自己。他爬起身,向廣場后邊,那一重重鱗次櫛比的宮殿,邁步走去。

  “陰無法,你倒是打的好算盤!這小子身上絕對有避過戰偶的方法,而他又是你的徒弟。呵呵,你藏的可真深!為了奪得傳承,你竟然使自己陷入困境,與我等一起拖延住這些戰偶,好讓你的徒弟奪得先機。”全身染血的蝙蝠王怒斥道。他看著信步行走的塵凡,心中一陣悔恨。早知如此,他當初就應該從陰無法手中把塵凡搶過來。

  “蝙蝠王,這其中有誤會,這小子并不是我徒弟。一切緣由,一會給你解釋。”陰無法也是有苦說不出。

  “誤會?一會再跟你們算賬!哼”蝙蝠王心中狂暴,但他清楚現在還不得不依靠陰無法陰無天二兄弟。如果現在與他們二兄弟翻臉,自己恐怕就得死無葬身之地。

  陰無法沉默不言,他現在根本無法顧及其他。十八尊戰偶的攻擊越來越凌厲,而自己等四尊大魔卻是在慢慢損耗。自己當初留著塵凡,只是為了煉化塵凡體內的帝血。誰知道,塵凡在這里竟然不受影響,不被這些戰偶攻擊。而且,塵凡還從容的向著傳承大殿走去。只不過,現在說多無益,一切等保住性命,再說也不遲。

  塵凡心中無他,一直被那莫名的召喚牽引,走向廣場之后的宮殿。


興吉大二手汽車
聯系我們
百姓彩票APP 开鲁县 | 长春市 | 康平县 | 阿拉善左旗 | 肃南 | 蓬溪县 | 定安县 | 绥江县 | 丰宁 | 西昌市 | 玛沁县 | 无为县 | 松滋市 | 林周县 | 闵行区 | 余姚市 | 关岭 | 明星 | 如东县 | 尼玛县 | 青浦区 | 江陵县 | 黔江区 | 合阳县 | 吴旗县 | 木里 | 平邑县 | 麻江县 | 大姚县 | 商洛市 | 南部县 | 北碚区 | 顺昌县 | 大埔区 | 台东县 | 巨野县 | 中阳县 | 永靖县 | 桐城市 | 屯门区 | 嘉善县 | 华阴市 | 台南县 | 临城县 | 宝清县 | 翁源县 | 吴堡县 | 柳州市 | 新干县 | 吉林省 | 杂多县 | 汶上县 | 拜泉县 | 德江县 | 光山县 | 邵武市 | 福海县 | 永安市 | 平阴县 | 监利县 | 桑植县 | 海伦市 | 子长县 | 周至县 | 尖扎县 | 麻城市 | 屯昌县 | 岑巩县 | 汉川市 | 乐亭县 | 莎车县 | 商都县 | 临邑县 | 教育 | 琼结县 | 娄烦县 | 兰溪市 | 巴塘县 | 井研县 | 黄龙县 | 大姚县 | 北碚区 | 厦门市 | 偏关县 | 银川市 | 炎陵县 | 七台河市 | 峡江县 | 鹤岗市 | 蒲江县 | 积石山 | 道孚县 | 普安县 | 昂仁县 | 宁晋县 | 黄陵县 | 雅安市 | 雷波县 | 布拖县 | 沅江市 | 康平县 | 萨嘎县 | 临澧县 | 中超 | 玉龙 | 阿拉尔市 | 宜春市 | 北碚区 | 千阳县 | 嵊州市 | 庆阳市 | 保定市 | 天气 | 涪陵区 | 海南省 | 晋宁县 | 浠水县 | 肇州县 | 穆棱市 | 延长县 | 云梦县 | 伽师县 | 南陵县 | 冷水江市 | 河北区 | 南城县 | 光山县 | 湛江市 | 济源市 | 纳雍县 | 安丘市 | 龙山县 | 依兰县 | 浑源县 | 福海县 | 社旗县 | 哈密市 | 东兴市 | 泗洪县 | 桃园市 | 来安县 | 广东省 | 民乐县 | 孙吴县 | 云和县 | 瑞金市 | 漯河市 | 石城县 | 辉南县 | 永年县 | 栾城县 | 云南省 | 浮梁县 | 漳平市 | 松桃 | 浑源县 | 宁南县 | 枣强县 | 蒲江县 | 民勤县 | 鄂托克旗 | 淮北市 | 慈利县 | 织金县 | 富源县 | 梅州市 | 钦州市 | 阜宁县 | 邮箱 | 平江县 | 商河县 | 彭阳县 | 临沂市 | 定结县 | 庆云县 | 马龙县 | 涞水县 | 肥东县 | 阳山县 | 勐海县 | 临夏县 | 策勒县 | 博湖县 | 洛扎县 | 石阡县 | 潢川县 | 兰溪市 | 赞皇县 | 峨眉山市 | 乐安县 | 张家口市 | 花垣县 | 天镇县 | 鹤壁市 | 广南县 | 金秀 | 乌鲁木齐县 | 昌乐县 | 左贡县 | 留坝县 | 甘洛县 | 芦山县 | 扶沟县 | 甘南县 | 花莲市 | 建水县 | 南丰县 | 银川市 | 漳浦县 | 略阳县 | 翁牛特旗 | 商丘市 | 斗六市 | 铜陵市 | 海丰县 | 灵山县 | 三穗县 | 天峻县 | 澜沧 | 理塘县 | 大理市 | 施秉县 | 四会市 | 绥芬河市 | 馆陶县 | 蓝田县 | 厦门市 | 阿坝县 | 土默特左旗 | 黄骅市 | 桓台县 | 韶关市 | 黎平县 | 华蓥市 | 安塞县 | 宣威市 | 儋州市 | 资中县 | 昂仁县 | 道孚县 | 澄迈县 | 南部县 | 武穴市 | 盖州市 | 库尔勒市 | 江津市 | 滨海县 | 芒康县 | 准格尔旗 | 临桂县 | 三穗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