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汽車資訊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以語動敵酋

發布時間: 2014-11-10 18:08


劉病已坦然地在面對著死亡,他在等待著左溫禺王將會怎么樣處置他。

  左溫禺王自始至終都在關注著劉病已和戴長樂,他們的一舉一動都看在眼中,左溫禺王不得不服劉病已的鎮定自若,劉病已的這一膽氣就令得敬重了。

  于是左溫禺王便哈哈大笑起來了,說:“好!好極了!我就是最敬重像你們這種人了!英雄了得!且又無懼一切!你就是杜縣雙杰之一的劉病已?以義氣而著稱的劉病已?”

  杜縣雙杰?劉病已一愣,隨之明白過來了,一定是說他和蕭興二人!看來匈奴也是下了功夫啊,搞清楚他們二人是什么情況呢!這不,還給他們安上了杜縣雙杰!

  劉病已便一點頭,回答:“是!我就是劉病已!而我兄長蕭興正坐鎮城頭呢!說來慚愧,因為我不會指揮人們來防守,我只能是來充當這樣的差使了!總算是我還有義氣為重,對朋友真個是拋心拋肺的!且能和合眾人,是個忠厚長者,便讓我來向大王送重禮了!其實我覺得這是天大的良機,能為大王送重禮,見到當世英雄是好幸運的一件事呢!”

  左溫禺王念叨了一句:“重禮?”他看著劉病已問:“什么重禮啊?”

  劉病已應道:“說是重禮嘛,其實也是為了保住我們的性命呢!當然也能讓大王在匈奴中的地位更加地高!還能壓過想要壓過的人!”

  左溫禺王在微笑著,他在等著劉病已繼續說下去。

  劉病已便繼續說:“實話說吧!我們想要守住杜縣是非常非常難的!畢竟經過大王以及大王虎狼之士的猛攻之下,我們能撐這么久都可以處得上是一件奇跡了!非常非常難得了!我們對大王是敬仰的!至于右漸將王還被我們射傷過,還被我們所擊退,似這樣的凡人,我們又怎么心服他呢?怎得上大王的英明和英雄了得!”

  劉病已的這一番話說得左溫禺王在接連地點頭呢,他真太想壓過右漸將王了,況且奉承話,誰不愛聽呢?

  劉病已見到左溫禺王的臉色,就知他已入套了,就得趁熱打鐵繼續說。

  “相信大王也是聽說過了,右漸將王說過,他非要把我們杜縣給屠得一個人也不留的!我們全縣的人都是極知他的殘暴的!在左右相商量之下,要選擇投降的話,那自然也得選擇一個官職大,最為重要的還是大英雄的人物來投降,這才是最重要的!除了大王您之外,還有誰是合適的呢?”

  劉病已還得再捧一捧:“當然就算是我們不投降的話,以大王的能力以及軍威,想要攻破一座小小的杜縣還不是手到擒來的嗎?大王兵鋒之威,所指之處,又有誰能阻擋得了啊?”

  左溫禺王聽了劉病已的話,很是受用呢!他唔了一聲,他不斷地點頭,以柔和地目光直視著劉病已,心里甭提有多歡樂了。

  劉病已便接著說:“還有一點更為重要的是大王是做大事的人,他以后絕對不僅僅局限于一個小小的左溫禺王,他會登上更高的高峰,比如說單……”當然劉病已很聰明,沒有直接說出單于二字,但是卻加重了單字,左溫禺王是能聽得出來的。

  “對!說得太對了!”這不左溫禺王被言及心事,他立即是大聲地回應著呢!

  劉病已更有信心能說服左溫禺王了,他便說:“對啊!胸懷大志,要像雄鷹一樣翱翔于天上,又怎么會沒有容人的雅量?對于想要助自己的人自然是不會拒絕的,這才表現如天一般遼闊的胸懷!這才是匈奴大英雄所具備的呀!”

  左溫禺王被說得那個心里暖啊,“對!對極了!”他隨之是把手一招,本來還是圍著劉病已的眾侍衛便是全退了下來。

  左溫禺王叫侍衛離開的時候,他還沒有目光離開過,還在看著劉病已,就是要看出蛛絲馬跡來。

  劉病已的心中是狂喜無比的,只是他不能顯露出來,不然的話,還不知會招出什么樣的后果呢!他就是挺能堅持和頂住的,故左溫禺王也沒有能看出破綻來。

  劉病已還得接著說:“我們杜縣人都是欽佩大王,崇拜大王!我們要以大王馬首是瞻,當然右漸將王是大王的敵對,他一定不想這件事的發生!他會想辦法加以破壞的!”

  話說到這,左溫禺王是在不斷地點頭,他也認可了,便問:“那你們想要怎么做呢?”

  劉病已求之不得就是等左溫禺王的這一句話了,他便說:“我們只想大王給我們時間,讓我們好好地準備金銀財寶!我們要把我們所有的財富全都貢獻給我們心目中的大英雄!為此自然是需要時間了!而且我認為右漸將王不會罷休,他一定會對我們進行攻擊的!那時,我們要準備的時間就會更長了!”

  左溫禺王還沒有完全地迷失心智,他在考慮著。劉病已看他的目光閃爍了兩下,隨之又鎮定回來了,可不能露出破綻來啊,必須鎮定再鎮定呢!

  劉病已在心里說著:“快點答應我吧!快答應我!就差這一步了!兄長的計策就會成功了!”

  只見左溫禺王是玩味性地一笑,他一雙眼睛還落在劉病已的身上,便說:“好的!我同意了!”只是左溫禺王的目光還不友好地凝視著劉病已。

  劉病已立現狂喜,他有原形畢露的可能了,當他的目光一捕捉到左溫禺王的冷笑,劉病已心中一顫,他就明白了,難不成這是左溫禺王在試探嗎?

  左溫禺王可不是個傻瓜啊!不要以為匈奴人都是四肢發達的,他們不僅僅有著強大的武力還有著高智商呢!當然總體上來說是武力為主,可上位者,哪個的權謀不是很厲害的呢?不然他們何以能征服這么遼闊的地方?

  劉病已被左溫禺王發現了破綻,他處于虎穴之中,這一下,可就危險了!


興吉大二手汽車
聯系我們
百姓彩票APP 盐源县 | 深州市 | 阿拉尔市 | 新泰市 | 祁门县 | 壤塘县 | 犍为县 | 阳春市 | 鹿泉市 | 宁陵县 | 大荔县 | 滕州市 | 洪雅县 | 库尔勒市 | 留坝县 | 神池县 | 大庆市 | 凤翔县 | 瑞丽市 | 奉贤区 | 建始县 | 丰都县 | 鹿邑县 | 象山县 | 河西区 | 陵水 | 佳木斯市 | 屏东市 | 民乐县 | 惠东县 | 贺兰县 | 商城县 | 湘潭县 | 河源市 | 卫辉市 | 平山县 | 安龙县 | 新野县 | 肇东市 | 固阳县 | 隆德县 | 汉川市 | 福建省 | 平定县 | 长顺县 | 濮阳县 | 惠来县 | 岑巩县 | 盐源县 | 普格县 | 十堰市 | 彭山县 | 永顺县 | 安阳县 | 图木舒克市 | 海原县 | 昌都县 | 许昌县 | 左云县 | 咸宁市 | 博湖县 | 郑州市 | 衡阳市 | 海南省 | 斗六市 | 嘉定区 | 东港市 | 彭泽县 | 定远县 | 钟祥市 | 余江县 | 太湖县 | 徐州市 | 台湾省 | 渑池县 | 额济纳旗 | 云浮市 | 海城市 | 湘阴县 | 集安市 | 扶风县 | 屏东市 | 阳原县 | 武宁县 | 拜城县 | 滦南县 | 湘西 | 资源县 | 奉节县 | 浠水县 | 和林格尔县 | 邹平县 | 化德县 | 遵化市 | 光山县 | 高邑县 | 常宁市 | 丰宁 | 长宁区 | 华坪县 | 达拉特旗 | 分宜县 | 韶山市 | 波密县 | 肥乡县 | 高邮市 | 衢州市 | 常熟市 | 太谷县 | 太谷县 | 从江县 | 巩义市 | 日照市 | 中阳县 | 太原市 | 凤庆县 | 卢龙县 | 泰兴市 | 东安县 | 永靖县 | 清水河县 | 昌图县 | 微山县 | 双桥区 | 长武县 | 澄江县 | 越西县 | 荆门市 | 长兴县 | 定西市 | 湘乡市 | 凌源市 | 西乡县 | 荥阳市 | 台北县 | 富民县 | 井研县 | 盐城市 | 牟定县 | 神农架林区 | 芒康县 | 武宁县 | 民丰县 | 雅安市 | 岗巴县 | 四会市 | 都昌县 | 肃南 | 和平县 | 巫溪县 | 勃利县 | 米泉市 | 邢台县 | 华宁县 | 大宁县 | 巫山县 | 大名县 | 东阳市 | 贵定县 | 祁连县 | 阿鲁科尔沁旗 | 景泰县 | 金乡县 | 宁远县 | 文昌市 | 汉阴县 | 浦县 | 分宜县 | 玉屏 | 东海县 | 新巴尔虎左旗 | 微山县 | 和田市 | 忻州市 | 屏山县 | 昭苏县 | 北京市 | 徐州市 | 瑞金市 | 桂东县 | 平潭县 | 漠河县 | 东丰县 | 香河县 | 丹棱县 | 射阳县 | 芷江 | 东宁县 | 工布江达县 | 安仁县 | 交口县 | 乐安县 | 水城县 | 洛川县 | 敖汉旗 | 鹤岗市 | 台前县 | 英德市 | 南华县 | 南溪县 | 崇州市 | 永新县 | 潜山县 | 延边 | 樟树市 | 新乐市 | 乌什县 | 宁乡县 | 湟中县 | 新巴尔虎右旗 | 佛教 | 汤阴县 | 博湖县 | 河津市 | 高唐县 | 金川县 | 简阳市 | 武宣县 | 子长县 | 惠水县 | 松滋市 | 德兴市 | 金山区 | 固镇县 | 斗六市 | 黔江区 | 沭阳县 | 阿拉善左旗 | 齐齐哈尔市 | 兴城市 | 安化县 | 法库县 | 项城市 | 浦北县 | 临夏县 | 石林 | 邢台县 | 海淀区 | 读书 | 兴隆县 | 白沙 | 南漳县 | 周宁县 | 清流县 | 耿马 | 沾化县 | 翼城县 | 石棉县 | 白沙 | 阳泉市 | 贵溪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