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汽車資訊 >

 第三章 千古萬世一片空

發布時間: 2014-11-14 18:04


不知過了多久的時候,云洛悠悠醒轉,只覺得自己全身都像要裂開一般,過了良久才能動一下手指,他心中很是奇怪,難道人死去之后就是這么痛苦嗎?就這么趴著,過了許久之后,他才略微恢復了一些,爬起身,只覺四周一片黑暗,視力所見不過一臂之內的景象,而在遠處的遠處有一點極微弱的光亮,在此無盡的黑暗中特別的明顯。

  四周一片黑暗,腳下感覺起來是一片冰冷的巖石,濕滑而堅硬。云洛一腳高一腳低向前行去,想看看那亮光的光點到底是什么。無盡的黑暗,沒有一點聲音,整個世界仿佛只剩下他一個人了。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那光點似乎永遠都在他的前方,永遠都靠近不了。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仿佛過了很久很久,云洛已經餓的力氣都沒有,可是這石頭路就是沒有盡頭。自己的父母在哪里,是離去了還是去世了,從一出生開始就沒有見過自己的父母,現在自己到底是不是死了?剛才明明落進了滿是雷電的海中,往下沉去,現在怎么醒來了就出現在這個黑暗的滿是石頭的地方,這里難道就是地獄嗎?還有那藍衣少女凌雨夢逃脫了嗎?有沒有被那些人追到呢?一路行一路想著,只覺得天地雖大,可是自己卻孤身一人,身處這黑暗的石路上,到底哪里是盡頭?自己又冷又餓又沒有力氣,真想就這么坐下來,躺倒,可是,不走的話,就一直等死下去嗎?他一個少年十七八歲,第一次孤身一人在這種絕境,連自己是生是死都不知道,而且舉目盡是黑暗,無邊無盡,心中害怕之極,一時悲從中來,淚水從臉頰流了下來。可是云洛心性真的無比堅毅,雖然忍不住流淚,可立刻就釋懷了,他堅信自己只要一直前行總會走出去的,如若永遠也走不出去,那么自己也總不是坐著等待,總也是一路在前行的。他伸手握著自己胸口的玉佩,那是父母唯一留給自己的東西,此時也唯有這玉佩的溫潤帶給他一絲溫暖。

  云洛的手上沾了剛才流出的淚水,還有身體受壓流出的血水,此時握在玉佩上,那玉佩竟發出瑩瑩微光,一陣光芒慢慢覆蓋在云洛的身上,云洛立時覺得全身都溫暖了,他驚奇的看著那玉佩。自己佩戴了十幾年了,第一次碰到這樣的情況,隨著這玉佩的光芒亮起,遠處那一點微弱的亮光也開始發光,光芒越來越熾烈,云洛的眼睛被照的完全無法睜開。熾烈的光芒裹著云洛一下就消失在了天地間,周圍也立刻恢復了黑暗,黑暗寂靜,仿佛剛才的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這黑暗的空間存在了億萬年,恒古不變。

  云洛睜開眼來,被眼前的景象震驚了:他自己立身在一處無比古老的大殿中,腳下的石板早已皸裂,四周的石柱上刻著漫天的神佛異獸,每一個都古老無比,回身看去,身后竟是沒有門的,此石殿卻是一個封絕的空間,而向前看去正前方的中間,一張石制的椅子通體烏黑,上面一具白色的骸骨單手支頭側坐,身前插著一把熠熠生輝的戰劍。前后十六根廊柱的盡頭一張黑石椅子,一具白骨前插著一把晶亮的戰劍。云洛只覺處身的空間宏大無比,仰首看向那白骨戰劍,一股沖天的戰意席卷而來。這里是哪里?那白骨生前是誰?為什么我會來到這個絕閉的空間?云洛只記得自己在一處黑暗無邊的石路上走著,突然身上的玉佩就發光了,然后就來到了這里,這一切如是在夢幻中,不可思議,他禁不住伸手握住玉佩,一陣溫潤的感覺隨手傳來。

  循著這大殿走了一圈,四壁漆黑,伸手敲打的時候發出的聲音深沉無比,那石質不知為何種物質,堅固無比,云洛以隨身短劍刻畫,石面上串起一陣火花,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而十六根高大無比的石柱的材質與四壁顯然是一樣的,但是上面刻畫著神、佛、異獸、精怪,開天辟地,這是何人有此偉力竟然可以在這么堅硬的石柱上刻畫。黑石柱一共有十六根,從頭開始的石柱上,刻畫的是原始古族的平民生活,一群勞民采集野果,打獵,耕種,建屋,開山,似乎講述的是在一片莽原上開天辟地的故事,而后的石柱上出現了房屋,車馬,人群開始出現了農、商、貴族,房屋變成了宮殿,出現了山川精怪各種異獸橫行。而再往后,第十根石柱上,億萬人的軍隊對陣,漫天的修士出現,在一片沃野上對陣,一股殺伐之氣沖向云洛,云洛一下仿佛覺得自己置身在那無際的戰場上,四周均是戰士的呼和,刀劍的拼殺。第十二根石柱上,一個大鼎沖天而起,光芒萬丈,龐大的威壓讓云洛都覺得呼吸艱難,億萬子民漫山遍野跪伏在地上。而第十三根石柱上,黃金古劍橫空斬劈,一劍縱貫在大鼎身上,大鼎四分五裂,底下的億萬子民抬頭怒吼,似乎心有不甘,恨不得奪天怒戰。第十四根石柱上,一地臣民圍繞著巨鼎殘片,滿目悲哀,人人眼中滴血。一人似謫仙白衣飄飄,手握黃金圣劍,一步一步在虛空中緩緩而行,說不出的從容,而他的對面,一個通體包裹著烏黑戰甲的高大男子,手握一桿紫紅色的長槍,睚眥盡裂,怒氣直沖九霄,長槍直指對面的白衣男子。隨后兩人爆發出驚天一擊,大地沉陷,山川盡成糜粉,天際無盡的能量爆發,連域外星辰也在隕落,這僅是一擊造成的威勢。

  云洛再看到第十五、十六根柱子時,那上面刻畫的畫面已經朦朧不可見,隱隱中似乎遙遠的天際一扇大門在打開,無盡的黑色霧靄沖出,其余的已都不可見了。

  十六根石柱,似乎是在講述一個開天辟地的故事,人類從一片懵懂到極盡文明的發展,最后億萬人的信仰覆滅,神與神對決,云洛能夠理解的僅此而已,石柱上的畫面刻畫的精致之極,仿佛都是活著的生靈,這些畫面每一個都刻畫進了云洛的腦子里。最后云洛來到了骸骨之前,臨近骸骨的時候,他才深切的感覺到那上面刻意收斂的威壓,一下就跪坐在地上,再要向前靠近一步都不能夠,骸骨生前必定是一個蓋世強者,以至于死后無盡歲月那威壓還是存在。

  無法靠近骸骨,云洛也出不去,大殿中的每個角落他都已經搜索過,沒有任何辦法,索性他心性堅韌豁達,既然沒有任何辦法,那么就席地而坐,運轉起云族的入門心法,漸漸進入物我兩忘的境界,許久之后,黑石座椅前插著的寶劍突然輕微的顫動了一下。

  “拔起我,拔起我,快點將我拔起。。。。。。”一個聲音突然出現在云洛的腦海中,嚇了云洛一跳,險些運氣出了岔子,結束了心法的運轉,云洛茫然看著四周,還是一樣的寂靜無聲,那一聲突兀的聲音響了一下又歸于寂靜。過了一會,寶劍又輕顫一下,云洛這下看到了,走到近前,劍上發出一絲微弱的光芒,一個聲音又在云洛腦海中響起,“將我拔起。。。。。。”那聲音極度虛弱,仿佛隨時都會斷氣。云洛環顧四周,發現一無異狀,唯有眼前那把劍在發出微弱的光芒。

  “是誰在說話,是你嗎?寶劍?”云洛輕聲向著寶劍問道。

  “云族的小子,快將我拔起,我已經被困了太久歲月了。”寶劍馬上回應道。

  云洛被困在這大殿中本身就陷入絕境,現在有一把寶劍可以和他對話,他自然很是高興,起身去,就準備要幫它拔起,可是剛靠近那骸骨就被無限威壓壓制的喘不過氣來,根本無法靠近寶劍。云洛退回去,大口喘氣,“我靠近不了,沒辦法拔起你。”

  寶劍瑩瑩發光,似乎即為激動,聲音也變得急促,“小子,你的修為真的是太低了,太低了,你是怎么來到這里的?你這種修為放在外界應該是個看門的吧?”云洛也不生氣,聽聞后點點頭,正式道,“我從十歲開始修煉,因為資質不高,現今也才到煉氣境,在云族內的確是干些雜役和看守藏珍閣的事情。”寶劍輕微一顫,似乎情緒一下高亢了,“小子,說你胖,你還喘上了,修為那么低很光榮嗎?你現在過來,我僅殘存下一點靈力,可以保你三個喘息的時間可以靠近這里,你要利用這個時間趕快將我拔起,準備好的話,就喊一嗓子。”

  云洛深吸了幾口氣,慢慢走了上去,對著寶劍喊道,“我準備開始了。”寶劍這時似乎用盡自己全部的力量,一團光華落到云洛身上,將他包裹,云洛一下覺得那威壓不存在了,快步上去,一把抓住寶劍,用盡力氣拔起,這一刻只覺得整個大殿都開始顫動,一瞬間全身的力氣也被抽空了,跌出去足足幾十丈。還沒有緩過神來,一個無比威嚴的聲音回蕩在大殿中,自那黑石座椅上的骸骨中發出,“是誰將黃金流光劍拔出?云族,你們追殺到這里了嗎?”那宏大的聲音剛剛落下,云洛就感覺到一股神念從他身上掃過,那威嚴的聲音似乎充滿疑惑,“這么弱小的修者,云族,如何進入這里?”聲音越來越小,不久就歸于了沉寂,再也沒有出聲。

  過了許久,云洛才移動了身子,從地上爬起,看著那白色的骸骨,施了一禮,恭敬的道,“晚輩云族云洛,我也不知道自己如何進來這里,冒昧打擾前輩還請恕罪,敢問前輩是誰?”又過了許久許久那骸骨也沒有出聲。此時地上的黃金流光劍一陣發顫,一個人首劍身的虛影從劍中鉆出,縮頭縮腦的看了一眼白色骸骨,似乎尤有余悸,見那白色骸骨沒有任何反應,方才放下心來,回頭看著云洛道,“小子,你是怎么進來的?”云洛雖然無甚心機,但也不傻,自然不會將身上玉佩的密秘說出,他簡單將落入雷海然后被莫名傳送到這里的過程向劍靈說了一遍。“老人家,請問您怎么稱乎?”劍靈似是對云洛的態度很滿意,點了點頭,一本正經的說到:“小子,你對我老人家也還算有禮,剛才又救了我脫出,千萬年啊,我老人家終于又恢復自由了。”說著,那劍靈滿身是活力,真的是被壓抑了太久太久的歲月了,他圍著劍身轉了幾圈,感受著自由的快樂,而后似乎感覺自己囂張的過頭了,又縮頭縮腦的看了一眼白色骸骨,見對方沒有反應,才真的放心下來。他看著白色骸骨良久,似乎是有無限感傷,喃喃私語,“主人,自那一戰后,你去了哪里?為何要棄我而去?”云洛好奇的看著劍靈,從他的話語中隱約猜到一點,這個白色骸骨和黃金劍至少存在了億萬年的歲月了,而黃金劍的主人一定不是那白色骸骨。劍靈看著云洛,話語中仍有不少感傷,輕輕道:“小子,你就稱呼我為劍靈界光,我看你的修為實在太弱了,你剛才救了我,我就傳你一門云族的心法,云海霧嵐訣。”言罷,劍靈界光一指點出,一道心法要訣自然印入了云洛的腦中,云洛的腦子一瞬間沖入無數信息,頭痛的像要裂開,良久之后他才緩過神來,而腦中已經有一份明明白白的云海霧嵐訣了。

  確認過那要訣的確是真的,云洛心中波瀾萬丈,這云海霧嵐訣乃云族不傳之秘,為云族無上心法,據說現今的云族存有的要訣并不完整,自古至今已經有缺,但是仍未云族三大無上心法之一,除非是確定為宗主繼承人,或者嫡系長老的親傳弟子才能逐步受到傳授。而如今,他竟莫名其妙得到了一份完整的要訣,看起來那劍靈界光似乎對這要訣還滿不在乎的樣子,云洛不僅轉頭盯著那劍靈界光看起,老劍靈被他看的渾身不舒服,瞪著眼睛到,“這么看著我干嘛,沒見過這么帥的劍靈嗎?”


興吉大二手汽車
聯系我們
百姓彩票APP 珠海市 | 汝南县 | 水城县 | 新巴尔虎右旗 | 乐陵市 | 内乡县 | 南漳县 | 云浮市 | 甘南县 | 定兴县 | 南宫市 | 年辖:市辖区 | 九江市 | 东乌珠穆沁旗 | 喜德县 | 江源县 | 万宁市 | 榆中县 | 海伦市 | 德州市 | 高密市 | 东乡县 | 金湖县 | 东海县 | 化隆 | 潜江市 | 宜州市 | 滁州市 | 沧源 | 乌苏市 | 张家界市 | 揭阳市 | 安新县 | 阳西县 | 屏边 | 柳州市 | 兴仁县 | 墨竹工卡县 | 溧阳市 | 常山县 | 保定市 | 乐山市 | 亳州市 | 阜城县 | 察雅县 | 建阳市 | 怀柔区 | 南雄市 | 锦州市 | 射洪县 | 裕民县 | 锦州市 | 常州市 | 万载县 | 溆浦县 | 南岸区 | 平塘县 | 长沙市 | 大余县 | 榆树市 | 保德县 | 布拖县 | 常宁市 | 巴彦淖尔市 | 肇源县 | 肥城市 | 都匀市 | 无极县 | 长丰县 | 金寨县 | 沁阳市 | 东源县 | 广宁县 | 广昌县 | 苏州市 | 鹤岗市 | 瓦房店市 | 册亨县 | 浮梁县 | 乌鲁木齐市 | 宜君县 | 深泽县 | 泰和县 | 砚山县 | 泰兴市 | 双流县 | 陕西省 | 桃园市 | 宁波市 | 马鞍山市 | 霍林郭勒市 | 浏阳市 | 南澳县 | 铜鼓县 | 阿巴嘎旗 | 双江 | 望江县 | 泾源县 | 嫩江县 | 彭州市 | 黄大仙区 | 稷山县 | 噶尔县 | 鞍山市 | 通许县 | 阳江市 | 惠东县 | 志丹县 | 沧州市 | 澳门 | 伊宁市 | 延庆县 | 阿勒泰市 | 绩溪县 | 烟台市 | 体育 | 治多县 | 常宁市 | 榆林市 | 长治市 | 额尔古纳市 | 普兰县 | 元谋县 | 长寿区 | 广宁县 | 武穴市 | 康平县 | 博湖县 | 潢川县 | 昂仁县 | 吴江市 | 武定县 | 社会 | 福州市 | 重庆市 | 临汾市 | 宿迁市 | 金湖县 | 鹤山市 | 类乌齐县 | 璧山县 | 阳春市 | 习水县 | 修文县 | 商丘市 | 多伦县 | 裕民县 | 郸城县 | 元氏县 | 沂水县 | 西乌珠穆沁旗 | 突泉县 | 沙洋县 | 高雄市 | 襄垣县 | 长丰县 | 郯城县 | 建水县 | 大关县 | 华宁县 | 平远县 | 潜山县 | 宁蒗 | 郸城县 | 武清区 | 镇原县 | 赣州市 | 明星 | 赣州市 | 江华 | 临城县 | 登封市 | 榆林市 | 玉田县 | 凌海市 | 婺源县 | 丰都县 | 竹溪县 | 昌邑市 | 衡东县 | 周口市 | 宁化县 | 朝阳市 | 洛扎县 | 万年县 | 永寿县 | 庆云县 | 收藏 | 旅游 | 成安县 | 梧州市 | 连山 | 曲松县 | 阿勒泰市 | 扎兰屯市 | 平定县 | 平谷区 | 察隅县 | 普定县 | 蒙城县 | 昭苏县 | 德清县 | 循化 | 石泉县 | 万载县 | 黄陵县 | 乾安县 | 利津县 | 龙山县 | 广汉市 | 马边 | 永登县 | 大宁县 | 金华市 | 普兰店市 | 通山县 | 绵阳市 | 平舆县 | 巴东县 | 丰宁 | 江陵县 | 灵丘县 | 仲巴县 | 西峡县 | 银川市 | 孙吴县 | 黑水县 | 香港 | 聂拉木县 | 法库县 | 通州市 | 扎鲁特旗 | 江山市 | 普陀区 | 绥化市 | 格尔木市 | 普格县 | 崇阳县 | 双鸭山市 | 隆子县 | 桓台县 | 江华 | 勃利县 | 桂平市 | 同仁县 | 乐清市 | 遂宁市 | 黎平县 | 梅州市 | 安阳市 | 大同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