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汽車資訊 >

 第七十四章 考試開始

發布時間: 2014-11-30 19:02


“哥,你真的喜歡那句詩?你真的覺得飛燕姑娘的詩不如殷殷姐?可是我覺得飛燕姑娘很厲害,她的詩和才華不亞于殷殷姐,哥,你當時為什么要站在殷殷姐那一邊呢?哥……”

  “孟安,你的十句話里面有八句都有白飛燕,我自有我的想法,你還是多看點書,明天便要考試了,不要花太多的心思在白飛燕身上。”

  從散場到現在,孟安一直都在說和白飛燕有關的話題,說實話,孟昶并不喜歡白飛燕也不想招惹她,看得出來她和殷殷有矛盾,白長宇更偏向殷殷,至于這其中的糾葛孟昶懶得知道,但有一點,既然都是姐妹,還能如此不休的折騰,對親人都如此小心眼的人最好遠離。

  孟安從來沒有見過那么漂亮的人,她的一顰一笑,哪怕是高傲的表親在他眼里都是美得,印在腦海揮之不去。

  “哥,連想一下都不可以嗎?”

  孟昶拍拍孟安的肩膀以示安慰:“若只是覺得她漂亮想念,無妨。可是不要在摻雜其他東西了。”

  “你這樣對他說,他知道嗎?年紀這么小,便有了色心,長大還不成混世淫魔?”

  孟昶笑笑:“等他成為混世淫魔再說吧!”

  阿果卻沒有心思和孟昶開玩笑,也懶得理會張牙舞爪提不起勁的孟安。

  “哼,你的心真寬啊,你既然知道不能和飛燕扯上關系,你可看到今日你說你喜歡那句詩時,她看你的眼神?”

  如果他當時說喜歡白飛燕的詩,一定會被白長宇趕出去,他們本就只有兩個選擇。殷殷或者飛燕。況且,他真的覺得那句詩很好。

  書院的某處房屋里,爭吵正在逐漸升級。

  “你要不來,就不要來,我和你說過吧,不要說出你是女兒這件事,可是你呢?有把我的話聽進去嗎?你就那么喜歡他們巴結你,吹捧你?還有,不自己作詩,非要續殷殷的詩,你是不是存心要給殷殷難堪!聽著他們吹捧你很開心是不是?”

  白長宇坐在上堂,面頰氣的通紅,桌上的茶杯里的茶水隨著每一次的震動濺出。堂下,殷殷和飛燕各自站著,殷殷像是被白長宇嚴厲批評的過失人,一直低著頭,不安的揉搓著衣角,而飛燕卻仰著頭,咬著唇,不服的賭氣。

  “說話!”白長宇猛的一拍桌。

  “我是你的女兒,這是事實,為什么不能說,他們想巴結就巴結,那是他們的事,不是還有不巴結的嗎?殷殷可以作詩我為什么不能續詩?我續的詩哪里比她差了?為什么你非要別人說我的詩不好?我就那么比不上殷殷?”

  “沒錯,你就是比不上殷殷!”

  一雙些許期待的眼仿佛被冷水澆熄,一張紅唇被飛燕咬的快要滴出血來:“我哪里比不上她?我們同是一母所生,輪才華我不輸她,論長相我也不輸她,琴棋書畫,她會的,我那樣不會?”

  “是,沒錯,可是你看看你的樣子!古人云,先立德再修身。論才藝你很優秀,可是品德呢?虛榮,嫉妒,自負,有時候我都懷疑你是不是我白長宇的女兒!”

  殷殷,揉搓著衣角,這樣的爭執每隔幾個月便回上演,她偷偷打量飛燕氣的通紅卻咬著牙不肯服輸的樣子,對同樣生氣的白長宇道:“爹,飛燕很優秀的,你就……”

  “我才不需要你假惺惺的替我說話,你知道爹喜歡你,你還故意賣人情給我,我才不稀罕,少裝可憐了!”

  “白飛燕!給你妹妹道歉!”桌子上的茶杯就差一點就被白長宇掀翻在地。有這樣的子女,他只怕活不了多長時間就會被氣死吧!

  “我不!從小你就偏心她,我有什么比不上她的?她是你的女兒,我就不是了嗎?我哪里不如她?為什么你總是夸她?而從來沒有夸過我?”

  本來她才是最優的那一個,在殷殷沒有出生之前,父親的夸贊從來只屬于她一個,可是自從有了殷殷之后她卻再也沒有得到過夸贊。

  “姐……”

  “我不是你姐姐。”白飛燕推開殷殷,狠狠瞪了白長宇一眼負氣離開。屋子瞬間安靜下來,爭吵之后白長宇似乎顯得更為疲憊和老態,他不停的揉著額頭,剛才的滿腔怒火隨著飛燕的負氣離開也消失大半。端起桌上的茶水灌入口中,吐出的只有長長的嘆息。

  “父親,對不起。”她從來不知道給如何應付這種場面,只能毫無意義的道歉。她不明白自己錯在哪里,究竟是哪做的不好,姐姐總會因為她和父親爭吵,是她的錯嗎?她無數次問過自己。

  白長宇看著低頭道歉的殷殷,另一種無奈又漫上心頭:“你回去好好看書,順便讓小四看著點飛燕。”

  殷殷沒有多說,他本能的告訴自己要勸白長宇幾句,可飛燕剛才所說的話一直浮現在腦海,讓她無法開口。

  算了,讓父親好好靜一靜吧。

  君子六藝,禮樂射御書術,這便是明日考試的內容,如何評判孟嘗并不知道,如何考試他也不清楚,但有一點,考體能的射和御他絕對墊底。怎么辦?遠處的東方莫,還是老樣子,只是天氣漸冷,腿上蓋了一條毛毯,孟昶一邊抹黑在地里鋤草,一邊只能希望,明日其他的考試不要那么難。

  第一門考試,比想象中的簡單,本以為第一場禮,會考和禮儀相關的實質性東西,沒想到卻是簡單的問答題。

  “并有喪,如之何?何先何后?”

  孟昶提筆答道:“葬,先輕而后重;其奠也,先重而后輕;禮也。自啟及葬,不奠,行葬不哀次;反奠葬,而后辭于殯,逐修葬事。其余也,先重而后輕,禮也。”這種簡單的題還是難不倒他的。孟昶如此其余的人更如此,雖然是不學無術的官宦子弟,但這最基本的禮儀常識都是被當作啟蒙教材塞在他門腦海里的。

  就連孟安都能寫上幾道題,可想這些題目是有多基礎。

  就在眾人飛書作答時,監考的老頭卻突然在一人面前停下,仔細端詳起來。

  “公子卷面上有不少錯誤啊!”老頭的一句話,讓正在書寫的少年沒了心情,這些東西都是他從小學的,爛熟于心怎么會錯呢?

  少年仰頭問道:“可否讓先生指點一二?”

  老頭指著少年卷中的一字道:“本是自斬衰以下于祭。而你寫成了自斬哀而下祭,而且祭字的筆畫書寫錯誤,還有弗辯的辯字錯了,筆畫也錯了。還有……”

  少年的手在卷面一抹而過,如同逐客令一般將老頭逐出他的卷面:“先生,我恭敬稱你先生,這些小事,就不勞你一字一字的指點。”

  老頭不再說什么,繼續晃蕩,這一次又來到黃埔選面前,一見黃埔選的卷面他便不停的搖頭:“我從未見過如此犀利卻又如此丑的字。”

  黃埔軒抬頭看了老頭一眼沒有理會。不到片刻,又傳來老頭的聲音:“這道題如此簡單你怎么不會呢?”

  “你這個奠字寫的真不好看。”

  老頭像是蒼蠅一樣在考場里嘰嘰喳喳個不停,每一個人幾乎都能被他挑出點毛病,即使卷子上沒有問題,也會在穿著上挑出問題。

  “飛燕我怎么見到你的時候你一直都穿著黃衣服?”

  飛燕回應道:“刑先生,我每次見到你時,你還是喜歡挑三揀四。”

  邢先生卻笑笑:“你答卷的速度極快,這些題對你們而言太簡單了。”

  你們?飛燕目光投向對面那個端坐等待的殷殷:“她比我先落筆嗎?”

  “嗯!”

  邢先生的答復讓殷殷的臉色難看鵝黃色的水袖一甩,起身離開,座位上只留下淡淡的余香。沒有人注意,那個一直坐在角落里的殷殷,不知何時又把頭低了下去。她明明寫的已經很慢了,真的不是故意的。

  邢先生坐在上位,收過眾人交來的答卷,孟昶坐在座位上靜靜的等待著,他只能最后一個交卷,因為他不被允許站在任何一個公子的前面。阿果也默默的坐在座位上,反復的檢查答卷。

  從隊伍中間,站到隊伍末尾的,依舊看起來一臉愁容,掃到坐在座位上的孟昶,他不由的想,如果當時他也坐著,就不用這么諷刺的讓隊了。

  哎呦!

  學堂里已經空空如也,只剩下最后交卷的孟昶他們,還有幾位公子。不過一個轉身的時間,剛才整齊的卷子不知什么原因散落一地。還有幾張卷子飄落在硯臺之浸染墨漬。邢先生對著散落一地的卷子卻不停的捶腰,雖然不否認他的年紀大,但也沒有到下腰都艱難的程度。

  “吳兄,你還不快點,下場考試就要開始了!”正準備邁步前去確認一下躺在墨漬里的卷子有沒有自己的吳雄,立刻明白對方的意思,這件事情和他們有什么關系,這是老頭的過失,錯應由他負責,剛才這老頭可是當眾說他寫不出來題,讓他難堪。而且,已經有人跑在他前面去整理卷子了,要和他們扎堆,不是自降身份嗎?

  “你要想讓我們幫忙就直說,用不著看著我們捶腰。”

  阿果不屑的看了孟安一眼:“即使不捶腰我們也該過來幫忙!這老頭年紀都這么大了,能袖手旁觀嗎?”

  一句簡單的話,可是其中所帶著的語氣卻怎么聽著都戲虐。

  殷殷拾起硯臺旁的幾張卷子,小聲對拾卷子的孟昶道:“孟昶,你的卷子,被墨染了。”

  “什么?”孟安猛的一起身撞在案桌上,瞧了個滿天星。

  “你沒事吧?”薛平問道,自從上次偷飯見過一次之后這是他們的第二次接觸,雖然他也是官宦子弟,但處境也和孟昶他們差不多。在那些人眼里他和他們是一類人。

  孟安揉著腦袋咧著牙吸著涼風:“哥,你的卷子被墨染了,還不去看看,在這里撿什么卷子啊?”

  “染了,看也沒有用。邢先生會為我想辦法的,我們走吧,卷子已經撿完了。”

  勸不動孟昶,孟安瞬間將目光轉移到罪魁禍首身上。

  邢先生一掌蓋住孟安挑剔的表情:“不要用那種眼神看著我,小小年紀,用這種眼神看人多不好,這是我的錯,我會負責,你們放心吧。”

  “當真?”

  “自然,我這么大的人,也不會騙小孩子。”

  那個孩子叫孟昶嗎?倒還不錯,書上教的禮儀誰都會,可是能做到又有幾人?他聒噪也好,挑剔也好,作為一個長輩對晚輩說話時,他們應該立即站起而不是斜眼看著自己。做到這一點除了眼前這幾個孩子,也不過幾個。

  知道自己的卷子被墨水染了,沒有焦躁和抱怨,他清楚的知道如何解決一個事情,而不是如何埋怨。

  那幾張被墨水浸濕挑出來的卷子在淺黃色的案桌上格外顯眼,他取過筆沾滿墨汁,在孟昶的卷子上方寫下甲上刑嚴審閱六個大字。

  孟昶雖然看出刑嚴是故意將卷子弄灑,也知道這是測試,但他沒有想到自己居然得到甲上這個評定。


興吉大二手汽車
聯系我們
百姓彩票APP 济源市 | 锡林郭勒盟 | 阳西县 | 科技 | 冕宁县 | 瓦房店市 | 玛多县 | 屯门区 | 弥勒县 | 济南市 | 中西区 | 榆中县 | 荣成市 | 玛多县 | 葫芦岛市 | 清河县 | 上思县 | 仲巴县 | 九龙城区 | 德兴市 | 丰都县 | 蓬溪县 | 佛山市 | 萨嘎县 | 贵溪市 | 朝阳县 | 高台县 | 岳阳县 | 榆树市 | 宝鸡市 | 图们市 | 安宁市 | 门源 | 南木林县 | 洪雅县 | 大厂 | 增城市 | 资兴市 | 莱州市 | 仁寿县 | 长沙市 | 射阳县 | 寻甸 | 怀仁县 | 元谋县 | 吉林省 | 沁阳市 | 教育 | 崇信县 | 延吉市 | 谷城县 | 墨竹工卡县 | 北票市 | 临安市 | 新田县 | 新兴县 | 江山市 | 大庆市 | 互助 | 同江市 | 忻州市 | 广南县 | 富裕县 | 察雅县 | 巢湖市 | 巫溪县 | 迭部县 | 麦盖提县 | 抚松县 | 即墨市 | 德兴市 | 乐平市 | 建阳市 | 太和县 | 昔阳县 | 沧源 | 友谊县 | 扎兰屯市 | 凭祥市 | 平湖市 | 纳雍县 | 鸡东县 | 江门市 | 肥乡县 | 南漳县 | 辉县市 | 普洱 | 兴宁市 | 六枝特区 | 台中县 | 宣武区 | 桦川县 | 信阳市 | 峡江县 | 黔东 | 北安市 | 襄垣县 | 永宁县 | 怀远县 | 温泉县 | 永州市 | 谢通门县 | 台江县 | 松阳县 | 黑水县 | 长海县 | 青冈县 | 射阳县 | 连城县 | 台安县 | 澎湖县 | 甘孜县 | 万载县 | 巴里 | 武威市 | 乐业县 | 陈巴尔虎旗 | 报价 | 山东 | 碌曲县 | 仙居县 | 汕尾市 | 连州市 | 射洪县 | 迭部县 | 青河县 | 璧山县 | 康定县 | 罗江县 | 泰宁县 | 乌苏市 | 云浮市 | 武川县 | 隆昌县 | 新和县 | 丰县 | 永春县 | 北流市 | 盐边县 | 盘锦市 | 岱山县 | 灌南县 | 惠安县 | 安福县 | 宁波市 | 东港市 | 泾阳县 | 翁源县 | 阿鲁科尔沁旗 | 琼中 | 怀安县 | 和平县 | 将乐县 | 遵义市 | 墨竹工卡县 | 高唐县 | 会泽县 | 金秀 | 黎平县 | 陇西县 | 泽库县 | 洛浦县 | 江川县 | 盐亭县 | 卫辉市 | 繁昌县 | 环江 | 宁波市 | 张家川 | 高密市 | 五原县 | 岚皋县 | 德兴市 | 遵义市 | 越西县 | 昌江 | 德昌县 | 鹤庆县 | 个旧市 | 神农架林区 | 宜君县 | 平武县 | 金坛市 | 清水县 | 南乐县 | 突泉县 | 类乌齐县 | 平原县 | 泗阳县 | 临洮县 | 五原县 | 安远县 | 宜兰市 | 平泉县 | 兰西县 | 金湖县 | 潍坊市 | 漳州市 | 南康市 | 梅河口市 | 苏州市 | 昆山市 | 刚察县 | 绵竹市 | 沂南县 | 霍邱县 | 竹北市 | 麻阳 | 大港区 | 博罗县 | 阿鲁科尔沁旗 | 天等县 | 英吉沙县 | 怀来县 | 抚远县 | 浑源县 | 长白 | 平江县 | 晋江市 | 望奎县 | 紫云 | 江山市 | 翼城县 | 板桥市 | 万山特区 | 武乡县 | 雅安市 | 广昌县 | 芮城县 | 莎车县 | 金坛市 | 商水县 | 辛集市 | 沂水县 | 蕉岭县 | 宜都市 | 双峰县 | 盐城市 | 环江 | 云阳县 | 云阳县 | 利辛县 | 沂南县 | 荃湾区 | 文成县 | 虹口区 | 思茅市 | 图木舒克市 | 安阳县 | 乐安县 | 象山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