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汽車資訊 >

 第三十二章 天罰珠的威脅

發布時間: 2014-12-05 18:46


這突然的動靜,頓時讓所有人的目光一怔,雙目中有些駭然。

  半米大小的天坑上,赫然插上了一把兩米長的巨劍,隨即,又是一道巍然身影同樣從空中降落,一腳踏在大地之上,再次讓數千米的大地猛地一震。

  “石長老!你怎么也來了?”

  裁決長老見到這道陡然出現的身影,臉上頓時大好,驚喜地呼道。

  “有個長老怒氣沖沖、滿身殺意地跑出長老殿,你說我這個做大長老的,怎么可能坐視不管啊。”石長老轉過頭來,撫了撫下巴上的胡須,笑意濃濃地望著齊峰和裁決長老兩人。

  “石長老,你也想阻止我?”

  不遠處,鄧千山的身影也停了下來,面色陰沉地望著這從天而降的石長老,冷冷道。

  石長老轉過身,望著鄧千山的目光一下子寒了下來,嚴肅的話語從口號凜然而出。

  “門規中清楚地記載,長老以上的管理高層,禁止參與一切弟子之間的爭斗,你作為長老想必也不會不知道吧?”

  “哼。”鄧千山冷哼一聲,并不說話,算是默認了。

  “而你作為鎮門長老,如今卻是以身犯法,入侵生死戰區域,妄圖對弟子進行傷害,嚴重違反青云山門規,你有什么要說的嗎?”

  石長老的語氣一下子加重,神色莊重,威嚴至極的話語如同巨浪一般,重重地轟擊在每個人的心頭,讓人不由的產生一股畏懼感,一股對青云山門規的畏懼感。

  鄧千山的視線中隱隱暴怒,強行忍住心中的煩躁,深深的呼聲從鼻子中呼出的氣發出,儼然已經在發作的邊緣。

  沒有多廢話,他直接右掌抓到自己的胸口,直接一掀,代表著身份的長老袍頓時從他身上撕扯而出,直接丟向石長老。

  “哼,不就是一個長老位置嗎,老子不干了!從即刻起,我作為劍宗的正式弟子,向他提出生死戰,這樣總行了吧。”

  陰狠的視線落到齊峰的身上,頓時讓齊峰泛起寒意,豎起一身雞皮疙瘩,仿佛被當做獵物即將捕食一般。

  “生死戰,必須要由雙方弟子一起同意才行,可不是你一個人說了算。”石長老目光如炬,面無表情,不緊不慢地說道。

  “艸,你這老東西,還有完沒完!我已經給足你便面子了,別給臉不要臉!”

  石長老的一番話,徹底地將鄧千山給惹毛了,凌厲的眼神直接鎖定住石長老,破口大罵,毫不掩飾其眼中的殺意。

  場外弟子望著生死臺上對峙的雙方,靜靜的,不敢說半句話,時不時地響起一陣唾沫咽下的聲音,安靜至極。

  “你可想清楚了,若是動起手來,吃虧的可不會是我。”

  石長老淡漠的語氣中滿是淡定,絲毫不在意鄧千山的威脅。

  他和鄧千山的同為伏空境,也就只比對方低一級,鄧千山是伏空五重,而他是伏空四重,實力差距并不是很大。再加上這里正處于長老殿的正下方,有無數長老作他的后盾,因此他根本不會虛對方半分。

  鄧千山雙拳緊握,沒有說話,只是一雙凌厲的眼神緊緊盯住石長老,仿佛要將他吃了一半。

  半天之后,他才說道。

  “三招!只要讓這小畜生接下我三招,今日我就放過他,一切按照該走的程序走,不會有半句怨言。”

  “不行!”

  裁決長老和石長老同時否定道,沒有半點遲疑。

  一個淬體境去接伏空境三招?

  恐怕不需要三招,只要一招就能要了齊峰的命了,這種荒唐至極的要求沒人會答應的。

  “呵呵,石長老,知道這是什么嗎?”鄧千山露出一抹殘酷的笑容,從懷中悠悠地掏出一枚紅色的珠子,晃了晃。

  “如果你不想讓整個劍靈峰夷為平地的話,還是慎重考慮后再說吧。”

  石長老在見到這枚眼珠大小的紅色珠子后,頓時臉色大變,滿是皺紋的臉上寫滿了凝重。

  后方的裁決長老微瞇著眼,緊緊盯著紅色珠子,略作思索,片刻之后,他猛然抬起頭來,大驚道:“這是天罰珠!你怎么會有這東西的?”

  天罰珠,一顆上古流傳下來的恐怖寶珠,傳說只要將玄力注入其中,就能引來天罰之災,將除自身的一切,全部夷為平地,覆蓋范圍可達好幾公里。

  這東西罕見至極,即便是他東靈域都不一定存在一顆,非常人所能見到。

  裁決長老望著鄧千山手中的這枚小珠子,下意識地咽了口唾沫,雙目中滿是駭然。“這一小顆東西,就足以夷平我劍宗了吧。”

  鄧千山的臉上露出一抹陰狠的笑容。

  “沒想到吧。當年我屠滅陰風宗的時候,偶然間從對方護教長老身上搜刮出來的,若非我當初是單槍匹馬殺上山門,恐怕對方早就不留余力地使用了。”

  “我自己也沒想到,這件保留了近二十年的東西會在今日派上用場。”

  目光沉重地望著鄧千山手中的這顆天罰珠,石長老神情肅穆,肅然道:“所有弟子速速散去,不得在山頂逗留。違令者,門規處置!”

  數千名場外弟子,你看我我望你,表情中略有疑惑,不過既然大長老發話了,他們也只能遵循了。

  千米外的生死臺外場,沒有多久,便繆無人煙,無人逗留,整個山頂之間就只剩下他們四人存在。

  瞥了周圍一眼,在徹底確認所有無關弟子全部退去之后,他這才松了一口氣。

  無論何時何地,弟子永遠他們長老心中的首位,要遠勝一切門派底蘊。哪怕是宗門被毀,山門盡失,只要尚有核心弟子存在,門派之魂便可永世傳承。

  鄧千山面無表情,靜靜地看著石長老的一切動作,沉默不語,待到所有弟子離去之后,他才譏笑道。

  “你即便是遣散了弟子,但不可移動的長老殿卻依舊在天罰珠攻擊范圍之內啊。怎么樣石長老,你的決定是什么?”

  長老殿幾乎收藏著劍宗所有的劍道典籍功法,以及儲存有大量的修煉物資,一旦被毀,那對他劍宗來說無疑是毀滅性的打擊。

  石長老微瞇著雙眼,緊緊盯著鄧千山,放于背后的一雙手卻是不著痕跡地捏碎了什么東西。

  “我們答應了。”

  半響之后,他才輕呼一口氣,似乎略有嘆息,轉過頭來,歉意地望了望齊峰。

  齊峰搖了搖頭,并沒有責怪石長老什么,畢竟在這種情況下,換做是他,同樣也會這樣做。

  “哈哈,識相就好。”

  鄧千山見到石長老無奈的表情,不禁哈哈大笑道。進入劍宗這么多年,他可從未見過身為劍宗掌權者的石長老有此等憋屈的表情啊。

  再次笑了兩聲,他的目光重新落到齊峰身上,眼神一下子冰冷起來。

  “小畜生,快過來受死!”


興吉大二手汽車
聯系我們
百姓彩票APP 文登市 | 泗阳县 | 赣州市 | 全州县 | 桃园县 | 齐齐哈尔市 | 金堂县 | 保康县 | 沙洋县 | 辽源市 | 吉林省 | 鲁甸县 | 临沧市 | 海城市 | 会泽县 | 灯塔市 | 平阴县 | 饶平县 | 桃园县 | 沙湾县 | 漠河县 | 巢湖市 | 东平县 | 顺平县 | 屏边 | 崇明县 | 霍邱县 | 顺义区 | 绥德县 | 偃师市 | 英吉沙县 | 福清市 | 白山市 | 漳平市 | 蒲江县 | 广元市 | 彩票 | 黄平县 | 嘉义市 | 巴塘县 | 盐边县 | 黄梅县 | 新化县 | 靖江市 | 同江市 | 兴文县 | 呼伦贝尔市 | 汉沽区 | 河池市 | 宁安市 | 防城港市 | 红原县 | 泽州县 | 上饶市 | 枣庄市 | 金华市 | 正阳县 | 永州市 | 蓝山县 | 祁门县 | 婺源县 | 台湾省 | 西畴县 | 丹阳市 | 湘阴县 | 大名县 | 淮滨县 | 博湖县 | 桑日县 | 盖州市 | 香河县 | 木里 | 河池市 | 广元市 | 唐河县 | 海门市 | 商城县 | 岱山县 | 西乌珠穆沁旗 | 大厂 | 介休市 | 黄冈市 | 日土县 | 彰武县 | 阳谷县 | 建水县 | 于田县 | 调兵山市 | 专栏 | 禄丰县 | 双流县 | 临邑县 | 建德市 | 威宁 | 讷河市 | 巴林左旗 | 秦安县 | 唐河县 | 云龙县 | 顺平县 | 曲阜市 | 怀安县 | 长海县 | 梨树县 | 高密市 | 彝良县 | 白玉县 | 孝昌县 | 驻马店市 | 东港市 | 精河县 | 吉安县 | 合水县 | 苏州市 | 韶山市 | 武川县 | 新源县 | 南昌县 | 麻江县 | 邮箱 | 米林县 | 吉隆县 | 通道 | 泾阳县 | 尤溪县 | 蒙城县 | 琼中 | 铜陵市 | 瑞昌市 | 武邑县 | 洛隆县 | 进贤县 | 枣强县 | 云安县 | 卢龙县 | 聊城市 | 筠连县 | 永川市 | 景宁 | 静海县 | 济宁市 | 县级市 | 松潘县 | 卢氏县 | 莱州市 | 新沂市 | 沙田区 | 三亚市 | 台山市 | 闸北区 | 广元市 | 新绛县 | 水富县 | 阿尔山市 | 龙口市 | 武城县 | 麻城市 | 南澳县 | 南澳县 | 黎川县 | 衡南县 | 临朐县 | 界首市 | 佛教 | 曲松县 | 宜宾县 | 柘城县 | 沧源 | 宜兴市 | 嘉峪关市 | 即墨市 | 成都市 | 阿克苏市 | 平谷区 | 东乡县 | 蚌埠市 | 凌云县 | 开封市 | 颍上县 | 明星 | 辰溪县 | 鹰潭市 | 任丘市 | 雷州市 | 邯郸市 | 湛江市 | 富川 | 积石山 | 株洲市 | 绍兴市 | 博爱县 | 独山县 | 峨边 | 墨江 | 德惠市 | 北京市 | 漳浦县 | 万安县 | 通州区 | 兴山县 | 克东县 | 汉阴县 | 天长市 | 云南省 | 浦东新区 | 湟源县 | 泗洪县 | 滕州市 | 兴业县 | 彭山县 | 象州县 | 福建省 | 尉氏县 | 永嘉县 | 保定市 | 筠连县 | 新丰县 | 岱山县 | 离岛区 | 嵊州市 | 榕江县 | 乌拉特前旗 | 雷波县 | 武邑县 | 罗田县 | 蒲城县 | 阿克陶县 | 大城县 | 丹江口市 | 酒泉市 | 萨嘎县 | 中方县 | 东丰县 | 曲阳县 | 万州区 | 宜兴市 | 石家庄市 | 宁强县 | 漳州市 | 夹江县 | 四平市 | 富源县 | 凉城县 | 平和县 | 惠州市 | 陕西省 | 卓尼县 | 乐业县 | 南岸区 | 密云县 | 镇远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