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汽車資訊 >

 第七章 三

發布時間: 2015-01-07 17:44


徐端麗和母親談了一會兒話,知道母親有午睡的習慣,就打發她去休息。徐端麗等母親去了自己的臥室之后,便躺在沙發上發起了呆。大約過了十多分鐘,經過一陣沉思默想,她拿出手機,編輯了下面這條短信:

  “康先生,您好!這兩天讓您破費了,無以為報,在此向您表示歉意。我們本是兩條軌道上的人,尊卑有別,我想以后我們就不要再見面了。但我上午曾答應你明天在貴公司舉行產品推介會時登臺獻丑一番,對此我決不食言。我也希望你兌現自己的諾言。謝謝!”

  短信已經發出,她把手機隨手放在了沙發上,往后面一躺,打起了盹。

  大約不到三分鐘,她在睡眼迷離之際,聽到一聲短促的鈴聲,知道是短信來了。她看到對方回復的信息是這樣的:

  “一切美好的幻想、一切讓人難忘的回憶因為這條短信化為烏有。如果我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希望你多多包涵。請不要以年齡差異而拒絕一個為了愛愿意付出所有的人的熱忱,如果你愿意給我一段時間,我愿把我的心掏出來給你看。”

  看完短信,她又躺了下去,手機從她手上滑落,掉到了沙發上。并不是她不想回信,而是她不知道該怎么回。

  漸漸地她意識模糊,她夢見在綠色的田野里,她和唐世耀肩并肩、手牽著手喃喃細語,緩緩地踱著步子;蔚藍的天空下飄著幾多白云,汩汩的流水聲縈繞在耳畔。夢醒了,回憶著剛才的夢境,她不禁悵悵然若有所失。

  母親從臥室里出來,走過來在她身旁坐下。

  “快兩點了,再過兩個小時我該下樓去買菜了。”

  “媽,今天我去買菜。對了,媽,你說農村好不好?”

  “不能單純的說好還是不好,只能說農村和城市比起來各有優缺點。在城市呆久了的人偶爾去趟農村,就會覺得很新鮮。同樣農村人也可能對城市生活充滿憧憬,但是農村人‘落葉歸根’的思想觀念比較濃厚,也許無論走到哪里,他們都覺得只有他們的故鄉才是最好的。”

  “唐世耀就是農村人,他說他老家山清水秀,聽著就很美。”

  “哦,他是農村的?”

  “是啊,媽。你不會因為他是農村人就看扁他吧?”

  “媽不是這個意思。”

  “媽你這樣說我高興。”

  “端麗,我還沒問,你上午去見那個姓康的把錢給他了沒有?”

  “我想給他,他不要,他說他不在乎這點錢。”

  “那他的意思咱家就在乎這點錢了?”

  “我知道了媽,下次見到他時我一定給他。”

  “媽從來不要求你做什么,你覺得怎么做對,你就怎么做,媽都無條件支持你。”

  “媽,現在兩點多了,我打電話給唐世耀,讓他下午過來吃飯吧?”

  徐端麗話音剛落,這時手機鈴聲適時響起。

  “端麗姐,你在家嗎?我等一下到你家找你。”電話那頭說道。

  “在,你來吧。”

  “好,你等著,我馬上就到。”

  接到管傲雪打的這個電話,徐端麗一時沒有了主意。也許她已經意識到將有什么事發生,她隱約從管傲雪打的這個電話中嗅出了某種征兆,只是她一時還無法判斷這個征兆是好是壞。

  “傲雪的電話?”

  “是的,媽。”

  “一提起傲雪這孩子我就想起來了,前天她一夜沒回家,第二天一大早她媽就過來找我,說她不應該強行給女兒施加壓力,讓她接受她表姐給她介紹的男朋友。”

  “傲雪已經給我說了,我還挺同情她的。”

  “她媽在這件事上確實做得不對,哪有這樣強逼女兒的。”

  “我覺得這也怪不得傲雪她媽,是她那個表姐一心要給她介紹男朋友。”

  “你說的也是,端麗,如果傲雪她表姐在傲雪媽面前把她將要給傲雪介紹的男朋友吹捧上天,免不了傲雪她媽會動心。”

  “還沒見人就讓傲雪同意,依傲雪的性格,她肯定不會接受。”

  母女二人正說著話,聽到門鈴聲響起,徐端麗起身去開門。她已經料到是管傲雪來了,果然一打開房門,便見到一亭亭玉立的秀美女子立于門前。管傲雪滿臉堆歡,笑容可掬,她向站在身后的唐世耀說道:

  “走,世耀,我們進去吧。”

  徐端麗聽她這么一說,不由得心里一熱,知道唐世耀來了,感到既驚又喜。

  管傲雪言罷伸手拽了唐世耀一把,一個豐姿英偉的男子出現在了徐端麗的視野里。

  唐世耀跟在管傲雪身后進了屋。從徐端麗面前經過時,唐世耀和徐端麗相互凝視片刻。

  周廣愛見來人是管傲雪和唐世耀,一邊笑臉相迎一邊熱情邀座。

  等女兒和來人坐定,周廣愛便從冰箱里拿來水果飲料招待他們。

  同學仨人相談甚歡,一旁又有周廣愛添語助興。大家持續閑聊了十多分鐘,有說有笑氣氛尤為融洽。起初管、徐、唐仨人是談話的主角,周廣愛只是在一邊旁觀聆聽。通過在一旁觀察,周廣愛對舉止合宜、談吐斯文的唐世耀頓生好感。于是借著他們談話的罅隙,不時的插話和唐世耀聊幾句。

  針對周廣愛所關心的諸如家里都有些什么人啊、將來的打算啊等等這些與生活息息相關的問題,唐世耀有問必答,并且根據對方的態度盡量做到適可而止,有詳有略。

  管傲雪見徐端麗的媽媽對唐世耀關注有加,心中大為高興。

  周廣愛提到唐世耀舍命搭救女兒時,緊接著就把她為了表示對唐世耀的感謝準備請他在家吃飯一事吐露了出來。徐端麗聽到母親言語中透著些許**,不禁為母親有意無意便把她和唐世耀二人聯系起來而發。

  周廣愛見女兒有些不好意思,便打住了話頭,沒想到她話音剛落,只聽管傲雪輕咳了一聲,清清嗓子說道:

  “阿姨,我今天帶唐世耀來是想讓你給我把把關,看看我找的這個男朋友怎樣。”

  “很好,你眼光不錯。”周廣愛聽了管傲雪這句話,自知剛才多有失言,終于明白了女兒為何頻頻向她使眼色。

  唐、管二人在徐端麗家呆了將近一個小時,除了聊天,在管傲雪的慫恿下,徐端麗還把唐世耀帶到了琴房,向他展示了那架能釋放出打動人心的美妙音樂的鋼琴。

  唐世耀離開徐端麗家之后,便急切地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原來就在他剛走進徐端麗的琴房不久,便接到了自稱康士奇助理的男子打給他的電話,讓他和王樂天二人準備好個人資料,第二天上午到H集團公司人力資源部報到。

  唐世耀和管傲雪從徐端麗家出來,在電梯口準備分別時,二人相對而立,管傲雪說道:

  “今天你有事就先不讓你到我家了,等明天你見了我表姐之后,然后我再讓你見我爸媽。”

  唐世耀下了樓之后,就把這個好消息打電話告訴給了王樂天。王樂天當即表示馬上到他的出租屋找他。

  “我爸才給他那個工友買了一些東西送過去,怎么H公司那邊就傳來了好消息,這未免太快了吧?”王樂天說道。

  “是啊,我也有些想不通。但是,畢竟這個消息是真的,我們何必管這么多呢。”這件事對于唐世耀來說早已在預料之內,因為康士奇之前已經向他暗示過了;但是這會兒他不打算和王樂天過多的討論這件事。

  “你剛才在電話中說還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我,是什么好消息?我正好奇著呢,因為自打昨天下午我們通話時你告訴我你要請傲雪吃飯,一直到剛才你給我打那個電話之前,這中間一直沒有你的消息,我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如果按照你說的把這中間發生的事都告訴你,就說來話長了。我撿重要的跟你說吧。”

  “等等等等!你還是先把你之前說的除了明天去面試這個好消息之外的另一個好消息告訴我吧。”

  “我和傲雪已經……”

  “已經確定了關系是不是?”王樂天眉飛色舞地說道。

  “是。”

  “回答的太簡單了,我想聽聽你具體的回答。”

  “她說我和她的事等見到她爸媽,得到他們的同意之后……”

  “說!停下來干嗎?”

  “我和她就成為正式的情侶了。”

  “傲雪還挺有心眼的,這說明她在考驗你。不僅如此,她也是在考驗她自己,如果她爸媽不同意,就只能看你們倆人的緣分了。”

  唐世耀笑了笑,沒有說話。

  “那這事徐端麗知道嗎?”

  “中午我請傲雪吃的飯,飯后我們倆一起在外面逛了一圈,之后到我這里坐了一會兒,她突然提議要我和她一塊去端麗家,我便和她一塊去了。”

  “我真的要說,傲雪太聰明了。她這樣安排的目的,一是向端麗明示她對你的愛,二是在讓你見她父母之前,先讓端麗的媽媽幫她把把關。你說我猜的對不對。”

  “或許有這個意思吧。”

  “世耀,那端麗知道你倆好了之后,她什么反應?”

  “沒發現她有什么反應,她還替我們倆高興呢。”

  “怎么會……”王樂天說到這突然打住,想了想又道:“你是把那天在抱園亭里端麗對我說的那些讓我轉告給你的話當真了吧?”

  “什么?”王樂天一口氣說了一大段話,唐世耀沒有聽清楚。

  “沒什么沒什么!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一直想回家都未能成行,我想等我和傲雪的事確定下來之后和她一起回趟老家。”

  “又要回家?不會是要回家結婚吧?”

  “當然了,”王樂天看到唐世耀不說話,知道自己剛才那句玩笑話有點突兀,這才又補充說道,“結婚哪有那么容易。”

  “我跟你說過的,我還有個哥哥,為了供我上大學,也是為了給我爸看病,他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掙錢養家上,至今沒有結婚,所以說我身上的擔子很重。”

  “咱們認識也包括傲雪和端麗,不是一年兩年了,你早應該找一個女朋友領會家。不過這下你給家里爭氣了。我想等到你領著傲雪回家那天,不只有你家,恐怕全村人看到你帶回來這么漂亮的一個女朋友也會因此沸騰起來的。”

  “世事變化無窮,沒有到最后關頭,誰也不敢輕易下定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話雖這么說,但你也要對自己有信心。”

  “當然了,沒信心啥事也干不成。”

  “那好,先不說這個了,現在我們商量一下關于明天去面試的事吧。”


興吉大二手汽車
聯系我們
百姓彩票APP 壤塘县 | 阜新市 | 仁寿县 | 广西 | 嘉禾县 | 安宁市 | 申扎县 | 岐山县 | 托里县 | 昌黎县 | 禄丰县 | 石城县 | 溧阳市 | 文水县 | 城固县 | 莲花县 | 绥化市 | 西林县 | 延寿县 | 温宿县 | 灌云县 | 齐齐哈尔市 | 比如县 | 乃东县 | 板桥市 | 杭锦后旗 | 大化 | 东台市 | 虹口区 | 甘泉县 | 东阳市 | 麦盖提县 | 绥芬河市 | 漳浦县 | 黔东 | 小金县 | 顺平县 | 荣昌县 | 玉门市 | 综艺 | 武山县 | 文安县 | 新建县 | 凤冈县 | 潼关县 | 治县。 | 武陟县 | 溧阳市 | 云南省 | 临汾市 | 凯里市 | 当涂县 | 秦安县 | 皮山县 | 商洛市 | 双江 | 蕉岭县 | 南投县 | 定兴县 | 旬邑县 | 布拖县 | 丹棱县 | 池州市 | 广西 | 红桥区 | 乌什县 | 宁阳县 | 绥滨县 | 毕节市 | 涞水县 | 平阳县 | 古田县 | 留坝县 | 特克斯县 | 江孜县 | 类乌齐县 | 长汀县 | 土默特右旗 | 江陵县 | 厦门市 | 高安市 | 秀山 | 曲周县 | 威海市 | 毕节市 | 沁源县 | 兴业县 | 兴业县 | 绵阳市 | 钟山县 | 康马县 | 汉源县 | 三亚市 | 玉田县 | 安宁市 | 南丰县 | 邢台县 | 西和县 | 赫章县 | 凌海市 | 志丹县 | 讷河市 | 梧州市 | 铁岭县 | 莒南县 | 简阳市 | 禄劝 | 海丰县 | 洞口县 | 宣汉县 | 阳西县 | 郧西县 | 江陵县 | 望都县 | 景东 | 泗洪县 | 伊吾县 | 遂溪县 | 门源 | 承德市 | 丹棱县 | 城市 | 青海省 | 大石桥市 | 静乐县 | 怀来县 | 崇文区 | 连云港市 | 衡水市 | 黄陵县 | 邵东县 | 穆棱市 | 富顺县 | 黑山县 | 苍溪县 | 灵寿县 | 乌恰县 | 绥中县 | 五河县 | 方城县 | 邵阳县 | 武宣县 | 宜良县 | 邻水 | 慈溪市 | 长春市 | 黄大仙区 | 马边 | 鹰潭市 | 宁河县 | 定结县 | 东平县 | 宽甸 | 嘉兴市 | 仁化县 | 墨玉县 | 循化 | 新化县 | 子长县 | 津南区 | 阜平县 | 南开区 | 清涧县 | 贡觉县 | 慈利县 | 法库县 | 嘉义市 | 福泉市 | 荥阳市 | 吉林省 | 吉安市 | 双柏县 | 车险 | 藁城市 | 金寨县 | 伊宁县 | 阿荣旗 | 和林格尔县 | 武宁县 | 西华县 | 城口县 | 嘉禾县 | 霍林郭勒市 | 丹阳市 | 赤峰市 | 绵竹市 | 吉林市 | 聂拉木县 | 双牌县 | 伊宁县 | 宁河县 | 宜兴市 | 兴宁市 | 广南县 | 毕节市 | 大荔县 | 巍山 | 周至县 | 独山县 | 璧山县 | 桑植县 | 青阳县 | 保定市 | 瓮安县 | 湖南省 | 通化县 | 拉孜县 | 镇赉县 | 泽普县 | 丹阳市 | 盐源县 | 新疆 | 郁南县 | 宝鸡市 | 泸水县 | 洛隆县 | 云龙县 | 饶平县 | 朝阳市 | 宁蒗 | 吉水县 | 鄂托克旗 | 晋宁县 | 兴国县 | 丘北县 | 达拉特旗 | 珠海市 | 五家渠市 | 上虞市 | 新田县 | 嘉禾县 | 齐河县 | 石台县 | 石楼县 | 陵水 | 香格里拉县 | 平罗县 | 澄城县 | 聊城市 | 忻州市 | 宁强县 | 舒城县 | 保康县 | 榆社县 | 利川市 | 锦屏县 | 滦南县 | 延吉市 | 池州市 | 抚远县 | 玛曲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