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汽車資訊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入宮

發布時間: 2015-01-13 18:53


果然,過了幾日宮里便來了圣旨。傳旨的皇帝身邊的大太監李榮順,大老遠便聽見那尖銳的嗓子:“圣旨到,丞相四子陶然接旨。”接著便見到一大總管服飾的太監領著一群小太監進了清水別苑。陶然和陶夭正在亭內悠閑的執子對弈,聽見這不男不女的聲音便暫停了下來。

  陶夭正要下跪,被陶然拉住摁回了座位。“陶然還不下跪接旨!”李榮順喝道。“有屁快放,少在這寒磣人。”陶然冷冷的說道。“大膽,藐視圣旨,乃是犯上欺君之罪。陶然你意欲謀反不成?”李榮順怒喝道。

  “要么宣旨,要么滾出去。再嗦,就全留下來給我試毒。”陶然不耐煩道。“你這逆賊,本公公今日便將你拿下治罪!”說著李榮順一甩拂塵,便要捆住陶然。卻見陶然身后迅速竄出兩道黑影,手持長劍,一陣揮舞便將襲來的拂塵絲全數斬斷。

  “竟是魂宗的鬼衛!”李榮順尖著嗓子叫道。魂宗乃是七大圣地之一,擅長訓練鬼衛。鬼衛專門修習一門十分詭異的武功名為影魂術,可無聲無息的隱匿在主人身后,隨時保衛主人安全。陶然的兩名鬼衛是孫墨買來送給他的,名為陶風、陶云。擊退李榮順,二人又悄無聲息的消失隱匿了。

  “宣旨吧。”陶然淡淡的說道。“你!”李榮順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心中暗暗想著回宮以后一定要在皇帝面前狠狠的參他一本。“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句讀在皇帝和詔曰中間哦):茲丞相陶華之四子陶然,自幼習醫,天資聰穎,雖年方十六,然精通岐黃之術。今東宮太子忽發惡疾,太醫院素詡人才濟濟,竟無一能除疾者。朕心甚恨,故特召然進宮,欽此。陶然接旨。”

  “拿來吧。”陶然懶懶的伸出右手說道。“你!哼!”李榮順怒哼一聲,將圣旨交給他,不屑道,“走吧,陶公子。”“哥哥不要丟下夭兒。”陶夭急忙拉著陶然的手說道。“夭兒,哥哥永遠都不會丟下你的,走吧。”陶然抓緊了陶夭的手溫柔的說道。

  出門上了馬車,一行人便往皇宮而去。進了宮門,陶然二人便被帶到了東宮外。東宮內的氣氛似乎不太對,一群太醫戰戰兢兢的俯首跪在地上大氣不敢出一聲。太子昏迷不醒,靜靜的躺在床上。而皇帝陳凌云則一臉陰霾的站在床邊,凝視著太子。國師上官天行也在,只見他一身深青色道服,面容甚是年輕英俊。不過要算真實年齡,他絕對是個老家伙了。

  李榮順急急忙忙的進來通報道:“皇上,陶然帶來了。只是。。。”說到這里,李榮順露出一副為難的樣子。“只是如何?”陳凌云陰沉道。“只是奴才去宣旨時,這陶然不僅不跪拜,還出言不遜,藐視圣旨,實乃大不敬之罪!”李榮順厲聲說道。“先將他宣進來吧。”陳凌云不動聲色的說道。“奴才遵旨。”李榮順恭恭敬敬的出去了。

  下一刻,陶然便拉著陶夭的手,旁若無人的跟在李榮順身后走了進來。而陶夭卻是明顯有些膽怯,這宮內的氣氛確實挺嚇人的。“夭兒莫怕,有哥哥在,你只需躲在哥哥身后就行了。”陶然安慰道。“嗯,夭兒聽哥哥的。”陶夭一步不落的跟著陶然。

  “大膽陶然,見了皇上還不下跪!”李榮順大聲喊道。陶然但笑不語,只是將陶夭護在了身后,免得他嚇到。“見了朕為何不跪?”陳凌云凌厲的目光直逼陶然,屬于皇者獨有的氣勢盡顯無疑。心中卻是出現剎那的驚艷之感,雖然早就聽聞陶然美若天仙,心里也早有準備,可如今見著真人卻依然不免感到詫異,只是一閃而過被他很快掩飾過去了。

  “陶然連父親都未跪過,豈會跪他人?”陶然淡淡的說道。眾人一驚,這也太牛了吧?“你是說朕不如丞相?”陳凌云面色陰沉的問道。“你是皇帝,父親自是不如你。但與我何干?”陶然不屑道。“好,好一個與你何干!既然知道朕是皇帝,你作為朕的子民,不應該向朕下跪么?”陳凌云盛氣凌人的逼問道,威嚴的氣勢全部向陶然壓迫而去。

  “你會認一個禍世妖孽做子民?這還真是稀奇,原本我還以為你會將我除名呢。”陶然似乎發現了什么有趣的事,倍感新奇的笑道。“放肆,對朕不敬,你不怕朕砍你的頭?”陳凌云殺機畢露的說道。“難道之前你不這么想?十六年前陶然便該是個死人了,想殺我的人也數不勝數,再多幾條死罪于我來說有意義嗎?無論怎么做,你們都想對我除之而后快,我有必要委屈自己嗎?”陶然嘲諷道。

  “好,好,好。都說陶然不簡單,今日一見果然非同一般。既然你不想跪,那便免了。不過太子的病你必須治好,否則朕可不會輕饒你。”陳凌云大有深意的說道。“找我來治病,卻還擺譜廢話一大堆,太子就算死了也是你這老子害死的。”陶然無所顧忌的嘲諷道。

  “陶然你不要太放肆了,朕的寬容也是有底線的。”陳凌云壓著怒火警告道。“我早就不在這底線之內了,所以不要再說這些冠冕堂皇的話了。”陶然絲毫不以為意的譏笑道。“你!罷了,朕也不與你爭這口舌之快,速速去醫治太子。”陳凌云讓步道。陶然淡淡一笑,拉著陶夭便向太子走去,接著抓起他的手腕為他號脈。

  陶然眉頭緊鎖,半晌不語。陳凌云目露憂色的盯著他,下面跪著的一眾太醫也是緊張的很,畢竟若是太子性命不保,他們也算是活到頭了。而上官天行卻是面無表情站在陳凌云身邊,仿佛在神游一般,似乎對太子是死是活絲毫不關心。陶夭靜靜的拉著陶然的另一只手,顧自低著頭,對他來說只要呆在陶然身邊便安心了。

  陶然終于放開了太子的手腕,起身面向陳凌云。“如何?”陳凌云率先開口問道。“有趣。”陶然嘴角翹起,戲謔道。“有趣?”陳凌云眉頭一皺疑惑道。“太子中的毒有趣。”陶然補充道。“你是說太子是中毒了?”陳凌云的語氣冰冷到了底谷,“你們這群庸醫不是說太子沒有異樣嗎?”“皇上息怒,臣等愚昧,皇上恕罪。”眾太醫惶恐不已的喊道。

  陶然似笑非笑的看著眼前的一幕,卻沒有開口繼續說明癥狀的意思,反正他又不急。只是心中鄙夷不已,難道發個火就能救人了?“太子中的是何毒?如何解?”陳凌云平息了怒火,轉而問道。“陶然學習醫術時,曾偶然得知圣地妖山有一奇物名為妖煞。此物狀若清泉,本身并無害處,飲之反而有清新提神之效。而若配以妖引,便可化作妖元,更是有增強功力延年益壽之功效。配以煞引,則可化作煞元,卻是劇毒之物。中毒者輕則生機退化成為活死人,重則殞命。”陶然淡淡的解說道。

  聽完陶然的解說,陳凌云的面色已經黑的可怕,仿佛地獄的修羅一般。“告訴朕如何解毒?”陳凌云冷冷的說道。陶然沒有回答,只是深深的看著他。陳凌云閉目調整了一會,這才換了稍稍客氣的語氣問道:“如何解毒?”陶然輕笑一下,開口道:“這其一,便是以妖元解之。其二,卻有些麻煩。”陶然稍稍在“麻煩”上拖長了音,而后大有深意的看了看國師。

  “說來聽聽。”陳凌云說道。“首先需由我施針將蔓延至體內的毒逼入經脈,而后還需一人以自身為媒介并以深厚內力將毒引出,且此人的武功至少需出神入化境界。提醒一下,這對引毒之人可是很危險的哦。”陶然說完還特意以余光瞥了一眼國師上官天行。

  這一眼絕對是不懷好意,任誰都能看得出來陶然在針對上官天行。只是這是陽謀不是陰謀,上官天行是躲都躲不過。若是他不答應,便是抗旨不尊。若是答應,鬼知道這過程中陶然會不會耍陰招?而若是他恰好有妖引,且為了不幫太子引毒而將它拿了出來。嘖嘖,那嫌疑就更大了。不知道皇帝會不會懷疑是他給太子下的毒?

  “陶然你是何居心?當真非出神入化境界不可?”陳凌云懷疑的問道。“你不信啊?無所謂啊,反正躺著的又不是我兒子,我不著急。解毒之法我已經全部說了,至于你如何做那是你的事。要是不怕太子和引毒之人雙雙喪命,你大可隨意找個人來試啊。”陶然不屑道。

  “你這般放肆,不怕朕真的殺了你?”陳凌云怒道。“一個問題問兩遍,你不嫌煩?”陶然譏諷道。“哼,朕姑且信你一次。上官愛卿,拜托了。”陳凌云慎重的對著上官天行說道。上官天行的面色終于變了一變,強忍住怒火說道:“陶然居心叵測,皇上不可聽其片面之詞。”“國師是不肯為太子治病么?還是國師不希望太子好起來?”陶然似笑非笑的說道。

  “一派胡言,太子乃是國之儲君,本國師自然不希望他出事。”上官天行怒道。“既然如此,陶然已經準備好了,國師還遲疑什么呢?”陶然笑道。“你分明是心懷不軌!”上官天行指責道。“有必要嗎?太子已經危在旦夕了,只要我不出手,他便必死無疑。又何必多此一舉?”陶然轉移目標道。

  “好了,國師,朕命你配合陶然為太子解毒。”陳凌云金口玉言一錘定音。“臣遵旨。”上官天行無可奈何道。


興吉大二手汽車
聯系我們
百姓彩票APP 旌德县 | 日喀则市 | 乐清市 | 兰考县 | 阳西县 | 南江县 | 邮箱 | 高陵县 | 聂拉木县 | 鸡东县 | 克什克腾旗 | 上栗县 | 隆尧县 | 成都市 | 陵水 | 盈江县 | 马龙县 | 隆林 | 利川市 | 徐汇区 | 汪清县 | 福州市 | 柳河县 | 武穴市 | 南宁市 | 韩城市 | 德格县 | 信丰县 | 即墨市 | 邯郸县 | 金堂县 | 江口县 | 卫辉市 | 刚察县 | 九龙城区 | 湘西 | 竹山县 | 中西区 | 文山县 | 从江县 | 贵南县 | 铁岭市 | 新巴尔虎左旗 | 乳源 | 桂林市 | 连江县 | 土默特右旗 | 海安县 | 抚远县 | 博野县 | 吴川市 | 赤峰市 | 基隆市 | 莫力 | 浠水县 | 大邑县 | 扶绥县 | 岳池县 | 太和县 | 奉贤区 | 星座 | 天长市 | 新源县 | 伊宁市 | 三明市 | 祁东县 | 南雄市 | 涿州市 | 横峰县 | 雷波县 | 葵青区 | 永胜县 | 格尔木市 | 鄢陵县 | 潮安县 | 绍兴市 | 河源市 | 南康市 | 阿瓦提县 | 沅江市 | 明溪县 | 贵南县 | 溧阳市 | 铅山县 | 田东县 | 顺义区 | 奈曼旗 | 常山县 | 延津县 | 云霄县 | 尉氏县 | 黑龙江省 | 西乡县 | 揭西县 | 南通市 | 大兴区 | 确山县 | 阳曲县 | 姚安县 | 桐城市 | 承德县 | 惠来县 | 泸水县 | 科技 | 赫章县 | 广安市 | 德清县 | 吴江市 | 会同县 | 台州市 | 温州市 | 辽中县 | 琼结县 | 蓬安县 | 广水市 | 扬州市 | 黎平县 | 霍林郭勒市 | 西宁市 | 云梦县 | 郁南县 | 萨迦县 | 朝阳县 | 来安县 | 杨浦区 | 奉化市 | 藁城市 | 昌吉市 | 汉阴县 | 小金县 | 威海市 | 砀山县 | 和硕县 | 龙山县 | 都安 | 台中县 | 福州市 | 丽江市 | 通州区 | 建昌县 | 聊城市 | 南江县 | 东兰县 | 澄城县 | 山丹县 | 大方县 | 广东省 | 濮阳县 | 余干县 | 同德县 | 九江市 | 桑日县 | 社旗县 | 腾冲县 | 呼和浩特市 | 罗甸县 | 涿州市 | 阜平县 | 赤峰市 | 望奎县 | 东乡县 | 文成县 | 吉林市 | 石林 | 武鸣县 | 闸北区 | 新乐市 | 彩票 | 兴山县 | 乌拉特前旗 | 庄河市 | 安乡县 | 吉木乃县 | 苏尼特右旗 | 富顺县 | 松桃 | 桑日县 | 措美县 | 宜兰市 | 民乐县 | 平塘县 | 南丰县 | 兰坪 | 夏邑县 | 乌兰察布市 | 景谷 | 萝北县 | 县级市 | 日照市 | 封开县 | 盐亭县 | 萨嘎县 | 扎兰屯市 | 县级市 | 香港 | 齐齐哈尔市 | 壤塘县 | 五莲县 | 惠安县 | 宝山区 | 紫云 | 金华市 | 富川 | 莆田市 | 清水县 | 西丰县 | 新津县 | 台东市 | 崇明县 | 凤阳县 | 黔江区 | 景宁 | 轮台县 | 东山县 | 武义县 | 新余市 | 大安市 | 宁武县 | 枞阳县 | 和林格尔县 | 沽源县 | 大悟县 | 湟源县 | 合肥市 | 尼勒克县 | 吴江市 | 龙川县 | 拜城县 | 镇沅 | 秦安县 | 赞皇县 | 鲁山县 | 武穴市 | 嘉善县 | 河曲县 | 普陀区 | 东乡 | 庆云县 | 穆棱市 | 永新县 | 和硕县 | 甘南县 | 韩城市 | 虎林市 | 长子县 | 克山县 | 平阴县 | 株洲市 | 比如县 | 洪雅县 | 田林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