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汽車資訊 >

 第十三章 夜行學院區

發布時間: 2015-04-16 18:07


趕回教學樓的路上,抽空查看了下尤蘭達的狀況。

  [吸血鬼尤蘭達晨霧]

  吸血鬼,194歲

  職業:二階匠人(最高五階),一階學生(最高一階)

  愛好:雕塑藝術,看書

  特性:可以忍受胡蘿卜汁和其他素食;討厭強光

  愿望:成為美術學院正式學生;想要一套稱手的雕刻刀

  先天技能:吸血攻擊,影遁,初級雕刻(木器),初級藝術品鑒賞,勤奮好學

  后天技能:無

  擅長工作:學生

  當前狀態:陪伴

  ******

  對于年齡劉練已經沒有什么好吐槽的了,其實不考慮她由玩家轉生而來的實際背景,只按游戲世界的設定,兩百歲的前精靈現吸血鬼說不定還算未成年,也蠻符合尤蘭達此時的外貌身形。

  二階匠人的職稱讓他稍感意外,再查了下苔瑞的簡介,果然也隨著他晉階而自動提升為二階女仆。跟普通的玩家隨從依靠積累經驗值而升階不一樣啊,劉練想著,似乎得要考慮如何解除那括號里的最高等階限制。

  轉過拐角,走在回廊里就能望見吸血鬼少女背對小樓半開的木門立著,低頭踮腳尖在地上輕輕劃拉,若有所思地聽時晴在她耳邊說著什么,路燈和樓道口的壁燈放出明亮柔和的光,仿佛為她們頭頂和肩膀披上一襲朦朧的白紗。城中樹林里有不知名的匿行鳥兒啼鳴,伴著樓上教室里隱約的說話聲,交織成別樣的夜曲。

  似乎心有感應一般,時晴忽然轉過頭望向劉練,疑惑地微微皺眉,繼而綻放恬淡笑容,輕拽一下還無察覺的尤蘭達,一人一鬼迎了上去。

  壓抑心中再次泛起的異樣躁動,也把諸如“晴雨兩姐妹并肩而立會是怎樣情形”這一類不合時宜的遐想趕出腦海,已初步適應自己心理變化的劉練看著容貌近似的二女,卻還是無意識地忽略了尤蘭達,眼中只有散發奇異存在感的時晴,似乎她整個人都籠在無形無質的光暈中,像燈火之于飛蛾般吸引他。

  好在這時控制直播鏡頭的特效師齊衛東按蘇蓉的吩咐早早地切換了第三人稱越肩視野,沒讓劉練的失禮舉動影響鏡頭效果。這便是大頻道直播的好處,背后有一個團隊在為主播服務,哪怕再不專業,也比經驗不足的新手主播單打獨斗來得強,很多實時特效、鏡頭變換以及配樂忙于游戲操作的主播根本無暇理會,只能依仗專職的特效師。

  頻道里時雨又一聲輕咳讓劉練清醒過來,發揮皮厚的優點,若無其事地移開目光,假模假樣板起臉:“干什么呢,難道在說我的壞話?”

  尤蘭達無辜地眨眨眼,時晴卻順著他的話題撇撇嘴角淺笑道:“當然是在挖墻腳啦,我要把我家的尤蘭達奪回來。”

  吸血鬼少女啊了一聲,不明所以地看看她,又看看他,想開口又不知道該說什么的樣子。

  劉練不以為意,對懵懂的尤蘭達說一句沒事兒的,又看向時晴:“重新認識一下吧。榴蓮大魔王。”

  “澄陽快雪。”她抬手指了指頭頂的紅名,嘆了口氣,“得要在這里待上一陣了,出去會被城.管抓走坐牢。”

  “你一直這樣莽嗎?常打架?”

  “意外失手啦,平時絕不會的。”因為想到某些事,總算表現出一絲羞赧的時晴稍稍紅著臉反咬一口,“還有你,太菜了,這都躲不開。”引得觀眾一片哄笑。

  受害者為自己叫屈:“我說我被你嚇傻了,你信嗎?”

  女孩瞇起月牙眼歪著腦袋想了想,搖頭說不信,反問道:“我有那么可怕嗎?”

  劉練一本正經地連連點頭:“披著斗篷就這么沖過來,戴個面具就可以冒充超級英雄了。哎,你的斗篷呢?”

  “不打架的時候嫌累贅,收起來了。”時晴左右晃了晃,被剪裁合身細節處收緊的袍服所襯托的窈窕身姿讓劉練既舍不得轉開眼去,又不敢直愣愣地盯著看,只能揉了揉鼻子,應了聲哦。

  她被他的尷尬樣逗笑了,又好像想起什么,輕聲問道:“又忘了你在直播呢,耽擱你的時間了吧?”

  “沒事。”劉練擺手,“觀眾們好像都挺喜歡你的。”觀察她的神色變化,又補充道,“正好,我也,嗯,也有些問題要問,關于尤蘭達的。”

  時晴聞言卻又瞇起眼細細打量他的臉,才點點頭:“尤蘭達是我的前代沒錯,但現在也只是個NPC,你雇了她,應該能看到她的屬性吧?還有什么要問我?”

  “我這個不是普通的隨從啊,更像是和我一起成長的任務NPC,了解她的過去,才能把握她的將來。”劉練認真地說道。

  時晴注視他的表情,清亮的雙眼閃動莫名的光彩,緩緩點頭說好,又接著說道:“有很多要講的呢。時間不夠,你還是忙你的直播去吧。”指了指吸血鬼少女狡黠地笑:“把她留下就行,她還要上課呢。”

  [系統消息]玩家澄陽快雪想要和您互相添加為好友,是否同意?

  游戲界面顯示的各種消息一般默認只有主播玩家自己能看到,時晴悄悄地發來邀請,劉練也不動聲色地確認同意,地下工作的錯覺讓他不由地心跳加速。觀眾們無從發現兩個演技派的破綻,只有時雨憑借直覺和對姐姐的了解發現了一點苗頭,反推之前兩人似乎話中有話的對白,輕哼了一聲,在頻道里岔開話題聊起了玩家的隨從。

  尤蘭達確實在旁聽瑟布林女士的課,劉練不好反對,對時晴口口聲聲說要挖墻腳也不在意,能否挖到另說,別人姑娘開個玩笑他也一本正經地應對,那可就太傻了。

  “對了,尤蘭達,你在學院區里走動,有需要什么憑證嗎?”臨走前劉練想起一直在意的一個小問題,或許可以想辦法把苔瑞也帶到學院區來。

  吸血鬼少女從口袋里掏出一張繪制了復雜圖案的青黑色卡片:“好心的索瑞莎阿姨幫我辦的員工通行證,給低階亡靈用的,我就住在女生宿舍那邊,有空時也幫忙管理一下。”

  果然有這樣的東西,倒是可以考慮再弄一張來給苔瑞,劉練點點頭,好奇多問了一句:“那么還有亡靈學生用的通行證嘍?”

  尤蘭達有些黯然地低下頭:“是的,有幾種顏色對應不同學院。唉,真羨慕他們呀。”

  被時晴瞪了一眼的劉練無奈地拱拱手表示知錯,忙不迭同二女道別,獨自往美術學院另一頭的出口走去。

  淺淺的運河水反射著遠處塔樓群放出的彩光,在河面上碎成無數光怪陸離的粼粼波紋,河岸邊種植的成排杉樹被柔風吹拂發出沙沙的聲響,高大的樹干如同巨人的衛兵,將河堤上一步步小心行走的男孩映襯得格外渺小。盡管他的背影看起來有些孤寂寥落,實際上私底下、各方面的聯絡卻十分熱鬧。

  “哇呀呀呀,剛才誰推薦的這條近路啊?站出來,本魔王保證不打死你。”被號稱地圖通的觀眾坑了的主播在頻道里吼道,“信了你的邪。現在隨時可能掉水里啊,游泳需要技能嗎?會不會淹死?”

  時雨笑得樂不可支,又沒頭沒腦地罵了一句活該。

  另一邊劉練還在給時晴互發消息,不用直面對方讓他放松許多,漸漸恢復平日里正常水準的頑劣。

  美女,剛才你殺我的時候……

  不許多問!只說尤蘭達的事。

  好吧。她在上課?你陪著?你紅名消了沒有?

  還沒呢,看來要好久。

  唉,誰叫本魔王是轉生的大善人,結果今生第一次PK就命喪你手,可憐可悲可嘆。

  你好貧啊。不就是你等階比我低好多嘛,殺小號的懲罰而已。

  看到是善良純真的小號你也下得去手,太兇殘了!

  我只看到一個黑衣人好像在做什么邪惡的儀式。

  明明是……

  先前接到任務提示,說我的尤蘭達有危險。好不容易趕回這里,就看到你鬼鬼祟祟地不像好人。

  尤蘭達是我的,簽了約的!任務怪大概也是我打跑的!

  反正現在是我在她身邊,早晚有一天把她搶回來,桀桀桀……

  互相調侃以及女孩單方面發出的可愛威脅之外,時晴終歸給劉練提供了不少信息,比如吸血鬼之所以成為吸血鬼,是因為她做世代交替前在身上留了一套等待解密的符石和相關任務沒有完成,而她原本只開啟了尤蘭達的精靈血脈,連半精靈都算不上,NPC化后卻看起來像完全的精靈吸血鬼;

  又比如時晴曾經學過雕刻作為生活技能,不過沒怎么練習就荒廢了,于是就有了現在半吊子的匠人尤蘭達;

  時晴自述前代應該算偏向變化系法術的九階奧術師,可惜劉練此時看不到變回破落戶的吸血鬼少女屬性里有任何施法者天賦,或許被匠人職業限制住了。

  “九階啊,你還真舍得。”劉練感嘆道,正常玩法順利的話也要半年以上了。

  “天賦到頂了,想更進一步,不轉生難道硬扛著折.磨自己?”時晴倒是很灑脫。

  “看來轉生后抽到了很好的天賦吧?”

  “你猜。”好吧,簡直能透過她的語氣望見她得意地笑。剛要回復表示自己不服,卻又見她之后的消息接著說道:“不用炫耀你的傳奇天賦啦,這幾天時雨動不動就說你的事,聽得我耳朵都起繭子了。”

  劉練很想調.戲說讓本魔王看看耳朵上繭子什么樣,卻又聽她提到自己那位搭檔,壓住心里冒出的不靠譜念頭,抱怨道:“她肯定和在大頻道里一樣,說我的各種壞話。”

  時晴停了一會兒,似乎在斟酌語句,等到他微微有些心焦時才回應道:“說什么其實不重要。今天的事情感覺很奇怪,我們都需要些時間好好思考下,行嗎?”

  劉練似乎能感受到她紛亂迷茫的心緒,因為他也好不到哪里去,分心幾用之下腳一滑差點真地掉進運河里,晃著手臂做了幾個夸張的動作才勉強保持平衡,心里嘲笑自己恐怕確實需要澆點涼水冷靜一下。

  傳給他自己的花環空間聯絡號碼之后,時晴囑咐一句加油,便真地不再言語了。劉練很感謝她的果斷和體諒,畢竟他此時還在做直播,分心于其他事太久是對觀眾的不尊重,河岸邊看似平靜,但按游戲系統一貫作風和傳奇天賦的奇葩特性,要不了一會兒就可能給他刷新一段偶遇劇情,或者弄個攔路的怪物出來。

  果不其然,在運河支流交匯口轉向西北,沒一會兒就發現前方不遠處河堤上有一團熒熒白光,待眼睛適應了忽然變強的光線后才看清,是一位年老的NPC披著亮白色斗篷蜷身坐在岸邊,似乎是在釣魚,頭頂上也顯示著直白的名字,神秘夜釣者。他身邊立有一柱看起來大概能折疊攜帶的魔法燈,正射出桌面大小的光圈照在河面上,他似乎猶嫌不足,在身上也保持著某種具有照明作用的法術,把自己裝扮成了大號的誘魚燈。

  夜釣者手里握了一根深色的釣竿,隨著他的呼吸緩緩上下晃動,劉練走近了才發現,這根不算太長、似乎是木質的釣竿居然每隔幾十厘米就用淡金色的材料勾畫了一圈圈窄窄的符文,不斷有法術能量構成的透明波紋在符文間傳遞,甚至經由沒入水中的漁線在平靜的水面上激起道道漣漪。

  劉練很識相地站在一旁不開口,頗有耐心地等候NPC完成他被程序規定的現場表演,倒是在頻道里與時雨和觀眾們討論起這位夜釣者可能的來歷,以及他手上究竟是釣竿還是法杖。

  就在玩家等了好一會兒開始考慮是否走更近一些打個招呼時,老人忽然毫無征兆地提起魚竿向后輕甩,輕微的嘩啦聲中一條拇指粗細長條身形、全身有節奏地急促閃動著熒綠色光點的倒霉蛋被魚鉤帶出水面;他伸左手虛握,騰起的魚還未來得及掙扎,就被他隔空施展的類似[法師之手]的法術緊緊捉住并制服,緩緩移到面前看了幾眼,打開腳邊的魚簍蓋子把它塞了進去。

  夜釣者站起身轉向劉練,漸漸調暗自己身上的發光亮度,右手握的釣竿自動收縮變形成了一柄粗細均勻的手杖;他面目蒼老須發灰白,雙目有神,瞳底似乎有淡淡白焰在燃燒,身形出乎意料地高大,直挺挺沒有一絲佝僂,配上白色鑲金邊的素紋法袍更顯得氣勢不凡。

  劉練見狀巴巴地上前行禮,老人微笑著稍稍回禮,沒有表現出不耐,看起來還是比較好說話的,不過他打量玩家時似乎完全沒在意劉練特地戴上的天平徽章,只是指了指魚簍問:“小友也喜歡釣魚嗎?”

  “我不會釣魚,只喜歡吃魚。”對NPC說話有時可以吹牛,甚至必須吹牛,但更多時候說謊沒有好處,尤其是否具有游戲設定的生活技能釣魚,老人估計一眼就會看穿,所以他只能老實地回答,順便試試轉移話題。

  夜釣者聽到他說只喜歡吃魚,愣了下后哭笑不得地又問:“哦,那你都吃過什么魚,說來聽聽。”

  看來這NPC的任務并不一定需要釣魚技能才能領受,劉練在頻道里說,只要提到關鍵詞并哄得NPC開心就行。

  “其他的暫且不說,最近有幸嘗試了下本城特產骨刺魚湯。”試出關鍵詞是魚,然后就可以隨便說大話了,而且他確實經手過骨刺魚湯,并非全是胡編亂造。

  “你?吃骨刺魚?”釣魚老人自然是不信的,瞪大了眼睛又仔細瞅了瞅玩家,搖著頭哈哈大笑,“你現在可沒那本事。”過了一會兒略略收斂了笑容繼續道:“不過年紀輕輕,知道骨刺魚也算有些見識,你可知道那魚何處出產?”

  “呃,是城里的下水道。”劉練感覺不太妙。

  夜釣者點點頭:“沒錯。這樣把,你去弄一條足夠大的骨刺魚來,讓老頭子我也開開眼界。”他展臂比了比長短,“至少得這么長吧,越大越好。隨便你用什么手段,釣也好,自己下水撈也好,捉來就行。”

  看了看被加入任務列表的“神秘夜釣者的要求”,劉練硬著頭皮詢問任務細節。

  “時間限制?沒有沒有,隨你什么時候都行,捕到后帶去火葉城的安妮婭湖邊找我,白天我一般會在那里。”說完他橫舉手杖在河堤邊虛點,口中念念有詞,一道放射出寶藍色光芒、一人高的傳送門憑空打開。老人拎起魚簍收起燈柱,朝劉練點點頭:“老頭子先走嘍。小友,我們很快會再見的。”然后邁步跨進門里,藍光閃動間,傳送門與老人一齊消失。

  “火葉城是聯邦首都啊。”劉練在頻道里問,“能在有結界的學院區隨手開門的強人,難道是哪里的領袖高層大Boss?”

  夜釣者沒有具名,觀眾里也沒人見過,猜測雖多,卻得不出一致的結論,看來只有等將來去到火葉城才能知道他究竟是誰。

  河岸邊恢復了平靜,劉練繼續小心翼翼地前進著,走過一座跨越運河的石橋后,很快來到連接幾個不同塔樓群的小路上。這里已經是學院區里玩家和NPC通行的主要道路,所以盡管石板路面并不寬闊,卻收拾得十分平整,路邊間隔立著魔法燈柱,擺放了不少供行人休憩的長椅,以及學院區里幾乎無處不在的大小雕塑作品。雖然是游戲世界的深夜,路人卻不算少,有悠閑踱步時不時停下休息的NPC,也有行色匆匆的玩家。

  右手邊幾十米外一片鐵欄桿墻圍起的區域,據說是構造物與機械研究所,以及其附屬的魔法機械學院,劉練邊走邊看著彈幕窗口里本城觀眾發來的科普,說是那個由許多棟小樓組成的學院雖然不起眼,實際卻是城北警備最森嚴的區域之一,因為那里承接了一部分聯邦最新兵器的研發任務,也就成了帝國派來的眾多NPC或者玩家間諜的重要目標。

  恰好說到關鍵處,那邊就來了一回現場演示:一團足夠吞沒好幾人的橙紅色火球在研究所的大院內爆開,升騰起反射各色燈光的濃煙,轟鳴聲中靠近道路這一側的鐵欄桿墻像被壓彎了似得緩緩倒下并豁開一個缺口,附近路過的NPC平民和學生尖叫著四散奔逃,倒是玩家們大概習慣了這樣的場景,少數人駐足觀望之外,大部分人依然忙自己的事、趕自己的路。

  一身穿灰黑色緊身衣物、蒙著面罩的玩家從墻的缺口處飛奔而出,似乎加持了不少輕身減重和加速的法術效果,迅若獵豹又捷如飛燕,為避開人群而從路旁的花草樹叢和其他障礙物間閃轉騰挪而過,速度卻絲毫不受影響,興之所至甚至加入了幾個空翻動作。三五個玩家像是為其開路一般,邊在路上跑著邊高喊“間諜任務,請讓一讓”,瞧他們奔逃正是朝著劉練走來的方向,估計想繞路跑去運河邊。

  這一類間諜任務需要玩家偷取或搶奪任務目標,然后在守衛NPC和參與PvP對抗的玩家的追捕下逃出一定距離,無關玩家出手阻攔并不能獲得獎勵,因此通常充作看客。這一波“間諜”不知搶了什么東西,也沒見有玩家加入抓捕,只有一些NPC守衛的作戰單位始終綴在他們身后。

  那是一群張著巨大蝙蝠翅膀的黑影,一人多高,翼展卻超過三米,黑漆漆的外形在夜晚看不真切,只有一雙紅色的眼睛十分鮮明,它們結成小隊在地上彈跳著前進,時不時撲棱翅膀滑翔一段距離,似乎相當沉重的身體卻也能以非常快的速度追趕目標。這是石像鬼,亡靈法術和機械造物的結合產品,兼具空軍和地面兵種優點,常被用在要害區域的防衛工作上。

  逃跑玩家的路線規劃顯然早就將石像鬼計算在內,盡量選擇一些樹木較多的區塊。回頭與追兵火拼從來就不在他們的考慮范圍內,石像鬼的防御力真地和石像是同一級別,只要被它們稍稍纏住,速度略慢的其他NPC追兵主力就能趕上來。

  可惜逃跑者終歸勢單力孤,在一小片空地上剛露頭,就被另一方向包抄而來的兩小隊石像鬼截住。只見那近十只石像鬼高舉翅膀飛撲而下,幾乎以自由落體的姿態接連砸在逃跑玩家身前,并且立即石像化,組成了一道弧形的石墻。那玩家停下腳步稍一猶豫,身后追趕上來的幾小隊石像鬼如法炮制,紛紛砸落地面組成了臨時監牢,將可憐的間諜困在了里面。

  石墻監牢里傳出一陣陣乒乒乓乓的響動,從縫隙里漏出些法術的光芒,無奈本就以防御著稱的石像鬼硬化后更為堅固,一時半刻絕對敲不開;附近配合的玩家也只能干著急,他們可不敢出手攻擊石像鬼,那樣只會吸引來更多的NPC守衛甚至是城衛軍。沒一會兒穿鎧甲執長矛的守衛也趕到并包圍了監牢,宣告逃脫計劃徹底失敗。

  看完戲幕的劉練繼續往前走,并不關心那被守衛揪出來并立即禁錮所有施法能力而一臉沮喪的間諜之后的命運。其實他們本可以有更好的選擇,那便是判斷逃脫無望時果斷由同伴擊殺間諜,至少可以避免被捕并遭受更嚴重的懲罰,而石像鬼紛紛落地圍攏后這一線機會也輕易流逝,守衛重重包圍中他們就算想通了也再沒下手的時機。

  前方近百米外是一座高聳的塔樓,不同于學院區里其他塔樓集結成簇,它卻是孤孤單單地立在一片開闊地中心,渾圓規整的塔身周圍有一些幽藍色火焰環繞運轉,灰白的塔尖常年吸引著同樣灰白色的云氣聚集成環,即便在夜間也格外顯眼。大靈塔,聯邦乃至整個大陸上最著名的死靈法師塔之一,也是首屈一指的超巨型亡靈構造物。

  每當玩家或NPC在大靈塔附近凝視它時,腦海中便會有難以描述的聲音響起:“你好,我是塔靈洛斯寧斯,需要幫助嗎?”

  “我想去施法者協會。”為了直播需要,劉練的回答是口述的,而非更方便的內心默念。

  “請沿著現在的道路往前走大約5分鐘的路程,左手邊就是施法者協會駐范卻溫瑞斯城分會。”塔靈很快回應道。

  說了聲謝,劉練邊走邊觀察大靈塔和周圍的空地。畢竟是死靈法師塔,逸散的死亡能量使周圍百米內幾乎寸草不生,死灰色夾雜了血紅條塊的土壤里只偶爾長出一些怪異的真菌類,若非來來往往進出靈塔的人群,真稱得上是一片死寂之地。

  頭頂似乎有一片陰影掠過,這種感覺十分怪異,因為此時正值游戲世界的凌晨時分,天上并沒有太陽,路邊的燈柱也不夠高,那片陰影并非目視可見,而是直接投射到了心里。抬頭仰望,一條龐大的龍形虛影正高高地飛越而過,半透明的軀體泛著熒白色的光,而龍骨的白光則比其他部分更為凝實,看起來就如同活動的X光片。

  幽魂龍菲爾提里奧斯,城主龍巫妖費蘭德斯塔薩女士的兒子,再次被觀眾科普的劉練撓撓頭,望著龐大的幽魂龍盤繞大靈塔飛行,一點點縮小身形,最后鉆入塔身上某處打開的小門,感覺有點搞不清這一家子鬼龍的血統,又是龍巫妖又是幽魂龍,聽說還有個骨龍公主,到底以哪個為準?


興吉大二手汽車
聯系我們
百姓彩票APP 高邮市 | 伊金霍洛旗 | 济阳县 | 罗定市 | 蒙自县 | 和静县 | 扎兰屯市 | 凯里市 | 安阳县 | 女性 | 合肥市 | 平遥县 | 博客 | 房产 | 环江 | 景洪市 | 漾濞 | 民权县 | 疏勒县 | 肥乡县 | 纳雍县 | 眉山市 | 武定县 | 大冶市 | 卫辉市 | 舒兰市 | 漾濞 | 镇巴县 | 慈利县 | 阿尔山市 | 杭州市 | 巫溪县 | 渭源县 | 莎车县 | 辽源市 | 杨浦区 | 田阳县 | 收藏 | 平湖市 | 许昌市 | 桐庐县 | 密云县 | 京山县 | 婺源县 | 昔阳县 | 个旧市 | 土默特右旗 | 雷波县 | 江源县 | 江永县 | 基隆市 | 建昌县 | 辰溪县 | 云龙县 | 略阳县 | 宣汉县 | 随州市 | 莱西市 | 肇州县 | 疏附县 | 郓城县 | 庐江县 | 乌拉特中旗 | 思茅市 | 澜沧 | 红河县 | 闸北区 | 周宁县 | 广水市 | 龙陵县 | 南木林县 | 鹿邑县 | 威海市 | 麻江县 | 阳江市 | 长泰县 | 乌鲁木齐市 | 乌恰县 | 松潘县 | 临安市 | 沙坪坝区 | 民丰县 | 筠连县 | 砚山县 | 牙克石市 | 丹东市 | 孝昌县 | 邹平县 | 什邡市 | 冷水江市 | 泰宁县 | 武宁县 | 罗城 | 淮北市 | 深圳市 | 吉林省 | 伊通 | 太湖县 | 女性 | 南投县 | 浠水县 | 庄浪县 | 德清县 | 垦利县 | 潜山县 | 安泽县 | 阿城市 | 木兰县 | 达拉特旗 | 舟曲县 | 普定县 | 鱼台县 | 宜章县 | 调兵山市 | 陆丰市 | 浑源县 | 巫山县 | 灵台县 | 扎兰屯市 | 洞头县 | 宜春市 | 仙桃市 | 湘阴县 | 井研县 | 资阳市 | 泸溪县 | 阜阳市 | 巨鹿县 | 玉林市 | 和林格尔县 | 土默特左旗 | 拉萨市 | 高邮市 | 两当县 | 宝山区 | 鱼台县 | 化隆 | 苏州市 | 香格里拉县 | 鄂尔多斯市 | 石台县 | 长兴县 | 法库县 | 类乌齐县 | 清新县 | 天台县 | 扎兰屯市 | 韶关市 | 江都市 | 富宁县 | 杨浦区 | 沅陵县 | 太白县 | 新和县 | 石家庄市 | 奉化市 | 临朐县 | 宝鸡市 | 萨迦县 | 深圳市 | 荥阳市 | 文成县 | 河西区 | 铜梁县 | 土默特左旗 | 霍城县 | 柘城县 | 乌恰县 | 睢宁县 | 米林县 | 泰州市 | 四会市 | 扎囊县 | 陇南市 | 玛多县 | 娄烦县 | 高雄县 | 景宁 | 南溪县 | 阳信县 | 睢宁县 | 涿州市 | 日喀则市 | 如皋市 | 宣威市 | 鄄城县 | 紫云 | 新疆 | 麻江县 | 满城县 | 上犹县 | 新宁县 | 永胜县 | 理塘县 | 宁南县 | 荣成市 | 德安县 | 六安市 | 南皮县 | 千阳县 | 孙吴县 | 江川县 | 浮梁县 | 泸定县 | 博湖县 | 株洲县 | 右玉县 | 南陵县 | 垦利县 | 岳阳市 | 丘北县 | 仲巴县 | 遂溪县 | 通城县 | 武夷山市 | 浮山县 | 定结县 | 库车县 | 开江县 | 大庆市 | 陆河县 | 车致 | 嵊泗县 | 会泽县 | 阿克苏市 | 米易县 | 金平 | 寻甸 | 固原市 | 甘南县 | 青阳县 | 农安县 | 永和县 | 台中市 | 南木林县 | 东莞市 | 泰兴市 | 共和县 | 武隆县 | 镇宁 | 神池县 | 荔波县 | 阿鲁科尔沁旗 | 永胜县 | 罗城 | 临西县 | 吉水县 | 丽水市 | 时尚 | 西充县 | 小金县 |